第三十六回 人间炼狱

张占魁与巧英谈起了“中国与日本谁会赢的问题。”

巧英说:“我不知道中国与日本谁会赢,我只知道当汉奸没有好下场。我的前夫郑次枫就想当汉奸,我当时劝他他还不听,说我‘头发长,见识短’,结果还不是被抗日志士打死了?当然,他死了,倒是成全了咱俩。”

张占魁听了很有道理,遂接受了国民政府的招安。国民政府任命张占魁为泽州县县长。

杨奉业在家精心照料那五亩良田。一日,听说,国民政府县长是张占魁,心里不禁动了一下,“张占魁,怎么名字这么熟悉呢?我在运城割麦时的小弟不就是张占魁吗?”又想着,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着呢,怎么能正好是他?

想到这里,他又不由自主地向自己的五亩良田走去。

良田果然名不虚传,因为是旱涝保收的河岸地,小麦长势喜人。杨奉业看着一串串沉甸甸的麦穗,盘算着亩产三百斤不成问题,一季就能收一千五百斤小麦。

正这么看着,只见一片乌云从莒山方向黑压压地飞了过来,杨奉业一看大事不好,说了声:“蝗虫爷到了”,只见那些蝗虫已经落了地。

杨奉业赶紧去扑打蝗虫,但哪能扑打过来?

片刻之间,五亩地被啃了个一干二净。

眼睁睁看着夏粮绝收,几个月的辛勤劳动,化为乌有,杨奉业悲痛欲绝。

过了好久,才又强打起精神来,种上了秋粮。

秋粮收割前,就接到了阎锡山政府的通知:“鉴于最近粮食紧缺,我们要保证粮食的收割。防止日伪的破坏。”

通知发布后不久,就有个连队进驻在山河镇专门负责保卫秋粮的收割。

隔了几天,杨奉业又看到了共产党贴的传单:“阎锡山政府不劳而获。要抢老百姓辛辛苦苦种的粮食。我们要坚决谴责这种寄生虫行为,保卫我们的劳动果实。”

第二天,就又看到了维持会的通知:“共产党已经渗透到了山河镇。他们共产共妻,要将我们辛辛苦苦种的粮食充公,要抢走我们的妻女。我们要坚决保卫我们的粮食,我们的家庭。如果知道有共产党的活动,请马上向维持会汇报。”

杨奉业看到这些通知,提心吊胆。

他听说,很多地方的人都在抢粮。几亩地的粮食,还没有熟透,一晚上就被人割没了。

于是,杨奉业也等不及粮食熟了,就喊了几个人开始割玉米。

刚割了一半,阎锡山的连长就来了,牵着马车,将玉米棒子全拉走了,说:“这一半是交的税,剩下的一半全归你。”

杨奉业敢怒而不敢言。

到了晚上,共产党就到了杨奉业家里,听闻粮食被阎锡山的军队拉走了。

共产党就说:“阎锡山太坏了。怎么能抢老百姓的粮食呢?我们可以帮你割粮食。保证粮食进家。”

于是,发动了几十个人连夜之间将剩下的大豆割完了。

割完大豆后,共产党还帮杨奉业将大豆脱粒、将豆子扛到了家里。杨奉业感激不尽,自愿拿出一半来捐给了共产党。

捐完后,杨奉业点了一下,家里还有三百斤粮食。

粮食刚放到家里不久,鬼子就来扫荡了。

杨奉业赶快将粮食藏到了地窖里,带着母亲匆匆忙忙地去山上躲了起来。

鬼子见村里无人,就挨家挨户搜,见什么抢什么,有民谣《十月北风寒》为证。

《十月北风寒》

民国三十三,十月北风寒。

鬼子来扫荡,百姓全跑完。

 

鬼子心太狠,就想害死咱。

烧房又抢粮,还把牛羊赶。

 

鬼子太野蛮,常常来搜山。

拖走大姑娘,杀掉青壮男。

 

十月十二三,鬼子齐退完。

百姓心喜欢,急忙往家赶。

 

回到家一看,全部被烧完。

啥也没留下,水缸都打烂。

搜到杨奉业家,却什么也没搜到。鬼子正要走,冯俊生说:“听说他有五亩地,肯定打了不少粮食。”

左搜右搜,终于搜到了那个地窖。一看,果然有五袋玉米。鬼子和维持会高高兴兴地扛着走了。

过了十天,杨奉业听说鬼子已经走了。就回到了家里,一看,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地窖里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粮食?

地窖空了,杨奉业的心也空了。家里没有一粒粮食,他不知怎么活下去。

杨奉业毫无头绪间,忽然听到有人来敲门。一看,正是卫昆玉。

卫昆玉说,“听说你们家今年有收成。你行行好,给我一碗粮食吧,我们全家人都快饿死了。”

杨奉业面无表情地领着卫昆玉到了走到地窖前,指着说,“粮食都放在这,你看,全没了。”

卫昆玉看着空荡荡的地窖,看了一眼杨奉业,蹒跚着走了。

卫昆玉饿得头昏眼花,他走出杨家后,依然不屈不挠地挨家挨户敲门讨吃的。

到了李友泽家,就敲门问:“李老爷,行行好,给点吃的吧。”

李友泽虽是大户,但最近光景不好,家里也是愈发困难。家里东躲西藏存下来的一点粮食,也根本不够吃。就是有饭,也是先让男的吃,因为男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女的只能喝稀粥。

没想到,今天早上就有好几个要饭的过来。李友泽刚把一个要饭的打发走,卫昆玉就过来了。

李友泽没有好脾气了,说:“我自己家还吃不饱,哪有饭给你吃?”说完,就把卫昆玉轰了出去。

卫昆玉从李家走出去没几步就摔倒了。

冯俊生正好走了过来,看见有个人倒在地上。仔细一看,原来是卫昆玉,就问:“卫昆玉,你怎么了?”

卫昆玉说:“我饿”。

冯俊生听到这里,于心不忍,正好兜里揣着个馒头。就掏出这个馒头说:“我这里有个馒头,你吃了吧。”

卫昆玉看到这个馒头,两眼放光,也不说声谢,就大啃了一口。

冯俊生头也不回地走了。

吃了一口馒头后,卫昆玉恢复了一点力气,他没舍得再吃,而是回到家里,将剩下的馒头分给了全家人。待大家吃完后说:“家里是一粒米都没有了。在本地,必然是饿死。我们去逃荒吧。”

“我们连走的力气都没有,怎么去逃荒?”

没讨论出个结果,大家就都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卫昆玉的老婆就死了。原来,她为了全家人活命,吃得很少,终于先走了。给卫昆玉留下两个儿子,卫含宝和卫含贝。

卫昆玉眼见全家人都要饿死,急得团团转,又来到了街上,正好碰到了冯俊生。就问:“我将我们家的祖房卖给你,你看怎样?”

冯俊生说:“你们家那么好的祖房,自己住多好?”

卫昆玉说:“房子虽好,但不能当饭吃。我们全家要逃荒去,与其将房子扔了,不如卖了。”

冯俊生问:“你卖多少钱?”

卫昆玉说:“不要钱,你只要管我们一顿饱饭就行。吃完饭,我们就走。”

冯俊生想了想说:“我管你们饱饭,再送你们每人几个馒头到路上吃。”

卫昆玉说:“您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说完就要下跪,被冯俊生扶了起来。

卫昆玉全家人吃完饭就拿着馒头逃荒去了。

到处都是饿死人的情况,而鬼子扫荡得越发猖狂。张占魁收到国民政府命令,要求抓住鬼子外出抢粮的机会,务必想方设法给鬼子以痛击。

张占魁遂派出几个兄弟仔细打探。有一天接到情报,说有一队日本兵去山南镇扫荡后,抢了不少粮食。张占魁遂带了几十号兄弟在要道埋伏,打死了两个鬼子,三个伪军。

原田一郎没料到张占魁竟敢主动出击,遂派出重兵围剿五行山张占魁的山寨。张占魁派兵死死守着上山的必经之路,日军一时也攻不上去。原田一郎命令把大炮拉来。大炮就位后,隔着一座山头,远远地瞄准了山寨,只听轰隆一声,就把山寨里好几处房子炸毁了。

张占魁看到日本兵调来了隔山打山的大炮,大吃一惊,赶紧带着人马往后山撤。

日军趁势攻入了山寨,却已是人去寨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