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历史判决

霎时间,神将发威,神兵击鼓,几个阴兵将一个鬼魂牵了上来,该鬼魂一边走,一边怒吼:“江山不复,死不瞑目”。

神将大喝:“大胆朱标。神堂之上,还不肃静。知你死得冤枉,几番会审,不肯转世,一直上诉到关圣帝君。今日为终审,你犹自喧哗,可谓狂妄至极。”

那朱标说:“我大明江山,乃太祖驱逐鞑虏所建。四海清平,百姓乐业。君臣父子,历历分明。朝规条例,字字清晰。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我死而无憾。我死之后,皇位传于建文,人神共知。奈何三年未满,皇位竟被朱棣所篡。朱棣篡位,我亦无憾,皆属太祖子孙。况且朱棣,文治武功,开创永乐盛世,我心甚慰。奈何朱棣篡位时,灭方孝孺十族,犯了天忌,以致传二百余年江山竟复被鞑虏所占。太祖功业,毁于一旦。累世奋斗,复归原点。虽因朱棣惹祸,实为太祖之耻。我身为太祖长子,却不能雪此奇耻大辱,故死不瞑目。”

神将大喝一声:“关圣帝君在此,自当秉公断案。尔无需鼓噪不休。”

关圣帝君说:“明太子朱标,几百年来,累次宣判,你均不服。其实你的死,主要是由于你太教条。你父训你,愤怒之下,对你吼了句,‘去死吧’。又没圣旨,又没证人,也没收监,也没带锁。结果你理解为‘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选择了投湖自尽,可谓迂腐至甚。你父见你果真死了,伤心欲绝。又因为非常喜欢你,乃至于舍弃你其他的兄弟于不顾,立了你的儿子为皇太孙。及至朱棣篡位,骨肉相残,皆因你重小节而失大义所起,你可知罪?”

朱标听到这里,沉默不语。

关圣帝君又说:“及至鞑虏复侵,太祖基业,毁于一旦。你悔恨已极,再也不肯服罪。可是如此?”

朱标点了点头。

关圣帝君说:“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想我成圣之前,亦以匡复汉室为念,以致封金辞曹,千里走单骑,而投奔刘皇叔。唯我成圣以后,自当秉公断案,不可徇私。今日就有一桩公案,需要你去了结。一可慰你志向,恢复你父基业。二可祭奠你父陵寝,告慰你父在天之灵,三可在死后与你父归葬一处。你意如何?”

朱标说:“如能得偿所愿,感激涕零。但不知是何等基业?”

关圣帝君说:“天机不可泄露。你且稍安毋躁,日后自有神将领你到广东香山转世。”

朱标长谢不已,满怀憧憬地下去了。

芥子听到这里,想,关圣帝君可真是了不起,几百年的诉讼,竟一朝了断,让朱标心悦诚服地去转世。只是不知要转为何等人。正想着,听到神将大喊“带杨勇上殿”。

这杨勇一听,也是个厉鬼。人未到,声先闻:“冤枉啊,冤枉”。

几个阴兵把披头散发的杨勇拖了上来。杨勇仍在大喊:“我才是大隋的真正太子,江山是我的,父皇受骗了。我大隋万里江山,不该两世而斩,为李唐取代。江山是杨广毁的。”

关圣帝君说:“隋太子杨勇,由隋至今,你的事情一二再,再而三地宣判。看卷宗,以前让你转世做冲天大将军,推翻唐朝,为隋朝报仇,你不肯。说冲天大将军无帝王之运。又让你做闯王,你还是不肯,说闯王皇运不终。可有此事?”

杨勇说:“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人皇运不终。我为正牌太子,自当长坐皇位。浅尝辄止,怎能心甘?另一方面,这些人都是反贼起兵,我堂堂太子,岂能与反贼为伍?”

关圣帝君说:“因你自幼生于富贵,不知江山一统之不易。所以你的大位必经白手起家,历经千辛万苦才可得。你虽文武兼备,但你弟弟杨广亦非凡人。江南半壁江山,分离三百年而归于一统,非杨广不足以承此大任。此丰功伟绩,彪炳千古,与日月同辉,山河同寿。你弟杨广后来位登大宝,虽说用到阴谋诡计,但亦因此擎天之功。虽曰天意,亦在人为。你心可服?”

杨勇说:“我大隋猛将千员,雄兵百万,收复南陈,易如反掌。任何人领兵,都可马到成功,何必非杨广承此大任?”

关圣帝君说:“你既然这样说,我也不和你争辩。今你到此,可结一桩公案。让你位登大宝,以了却你的心愿。但是你的江山不会完整,纵有猛将千员,雄兵百万,亦有一隅一时不得收复,以让你知道江山一统之不易。”

杨勇口称多谢,再不复多言。

关圣帝君说:“你可择日到湖南湘潭转世。”

杨勇下去,神将又大喝“扶苏上殿”。

扶苏上殿时,一边走,一边说:“我被骗了,我被骗了。父皇没让我死,赵高篡改了圣旨。”

关圣帝君说:“秦公子扶苏。你本应为秦二世,并传于后世。只因你看到苛政下百姓受苦,故为民请命。遂致你父皇生气,将你流放到边疆,与蒙恬一起抗击匈奴。名为流放,实为锻炼。在你父皇百年之后,你即可位登大宝,继承秦祀。但因你父出去巡游,病于旅途,你父爱你之心甚笃,临死前拟好圣旨,让你速速回来,以证大位。只因赵高冒犯天条,与李斯串通,假拟圣旨,说你父恨你,让你自杀,好让胡亥即位。你却不争不吵,举刀自尽,蒙恬劝你都劝不住,虽说你相信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但是,不调查清楚就舍生赴死,实不可取。更兼你父前无古人之基业,竟传于无能的胡亥,终被赵高所篡,秦遂二世而亡。岂不悲哉?”

扶苏已是泣不成声。

关圣帝君说:“国之传承,重在二世。二世做得好,则可很容易传至三世,乃至千秋万世。二世做得差,则一世无论做多好,都很难传下去。盖因一世乃打江山,于后世并无多大借鉴。二世乃第一个坐江山的,为千秋万世之楷模。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第一个坐江山的则难上加难,非大智大慧者难以胜任。

观后世朝代,隋因二世没坐好,短命。唐因二世坐得好,长存。宋之二世坐得好,故一改五代十国短命王朝之宿命,得以长存。

秦为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在最关键的二世上,却选择了最无能的胡亥。固然是因为赵高矫诏,亦因为你仓促赴死。

为了克服分封制所必然会导致的列国纷争,你父破旧立新,实行了郡县制,希望天下可以从此太平,人民可以安居乐业。此开天辟地之功,不亚于三皇五帝。你父亦号称始皇帝,寄望皇位可以二世、三世、一直传到千秋万世。

夏朝历四百年而亡,商朝历六百年而亡,周朝历八百年而亡,秦朝实应历一千年而亡。但竟然区区十五年而亡。

秦国并吞六国,一统中华,结束几百年的战乱,却落了个短命的结局。因为王朝太短,还没有什么大显身手的机会,导致秦朝在后人的心目中就只剩残暴二字,被人称为暴秦,秦始皇也成了暴君的典型。其后中国王朝更迭频繁。中华大地,不仅难见长久的太平,反而堕入了治乱循环的怪圈,甚至被总结出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之说。这一切,皆因秦朝的二世没有做好,开了很坏的先例。而这样的结果,皆因你仓促赴死所致,你可知罪?”

扶苏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关圣帝君缓了缓说:“姑念你宽厚爱民,且你为千古第一太子,故给你一个机会。此亦不同于以往,乃是千古第一的朝代。你仍为二世。有生之日,好生承担自己的责任,努力抗敌,保家卫国。并在百年后可将大位传于你子,以称你意。你可择日转生于浙江奉化,望好自为之。”

扶苏听了,称谢不已。下殿而去。

芥子听到关圣帝君的判案条理清晰,宣判诸人,莫不心服口服,千年积案,一朝了结。听到殿上,喧哗渐息,乃对关圣帝君说:“功过是非,一一分明,真是判得好。”

关帝说:“这些人俱为忠贞善良之人,注定拥有天下,只因时机未到,故一直拖到现在。亘古未有之变即将发生,故让这些公案,来个了断。只是还有那没有皇运,而硬要做皇帝的,也该了断了。”

正说着,神将报道:“又有一桩公案到此。”

关帝说:“此案却是千古第一难案。你且听着。”说罢,关羽对神将说“宣上来。”

神将喊:“宣李建成上殿。”

李建成的鬼魂被牵了上来,大声质问:“李世民杀兄害弟,为什么没人敢管,难道就因为他的贞观之治吗?我的儿子们有何罪,竟被他不顾叔侄之情,一一诛杀?自古道杀人者偿命,常人杀了人,都要判死罪。李世民这等不仁不义之徒,不仅逍遥法外,竟然还被颂为千古一帝,岂不可笑?”

关帝说:“李建成听着。你本为唐朝太子,只因玄武门之变,被你弟李世民杀害。遂沉落幽冥,凄凄惨惨。兼因李世民为千古一帝,竟至你的诉状,无处可断。乃至一拖再拖,直拖至本尊处。”

李建成说:“尊神明鉴。”

关帝说:“唐朝天下,虽是你父起兵,实则你弟打来。你父本无皇位之缘,只因你弟为千古大帝,故父以子贵,得以位登大宝。天下三分,世民有二,你可心服?”

建成说:“不能心服。世民之所以南征北战,皆因其不是太子。我亦多次向父皇请命出征,奈何太子为国之根本,父皇并不准出去,故我非不能征战,而是没有征战机会也。”

关帝说:“话虽如此,但在虎牢之战,李世民率三千人打败窦建德的十万人,生擒窦建德、王世充两王,岂常人所能为也?”

建成沉默不语。

关帝又说:“李世民天命所归,登基只在早晚。更要开启千古第一盛世,番邦来朝,万代流芳。你本有八十一天朝运,然后归天,帝位将传于李世民。但因你几番欲害之,天命昭昭,疏而不漏,不能让八十一天朝运妨碍二十三年贞观之治,故舍小而保大,让李世民提前登基。虽说有所出入,但顾大局而失小义,亦合天道也。”

关帝看了一眼建成,又接着说:“然天理报应,分毫不差。你有八十一天朝运,今日就可了断。你可择日转世到河南项城。成人之日,依旧尽享荣华,得齐人之福,子孙满堂。然而在八十一天期满后,你将主动退位,以告诫你皇帝并不是好当的。之后不久,你将在悔恨之中归天。”

建成问:“如能当成皇帝,得偿所愿,不胜欣喜。只听说当了皇帝想登仙,哪有当了皇帝还悔恨的?”

神将大喝一声:“住口。神目如电,断案如铁,尔无须多问。”

建成道声谢,不复多言。领了法旨,下去了。

芥子听关帝把这么一桩千古难案也判得有条不紊,于是问关帝:“不知这么多冤魂厉鬼,是同时下去,还是分开下去?”

关帝说:“是差不多同时下去。”

芥子问:“这些都是人杰鬼雄,一起下去怎么得了?那还不天下大乱?”

关帝说:“此亦是天意。但因此变亘古未有,中华国运,尽集于此。百姓浩劫,生灵涂炭,外敌入侵,山河破碎。千年积弊,一朝爆发,措手不及之中,非人多不足以见机行事、度此劫难。故让这些人杰鬼雄一起下去,亦为保持国运也。”

正说着,又听神将报到:“还有一鬼,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犹自吵闹不休。”

关帝说:“那就今天一并了断,带上来吧。”

神将说:“叶赫金台石上殿。”

叶赫上来说:“可恶的努尔哈赤,率领建州女真击败我叶赫部,竟将我部男子全部杀死,不生涎其肉,我死不瞑目。”

关帝说:“叶赫金台石,你本是叶赫女真首领。因努尔哈赤有开辟新朝之运,开疆辟土之责,故被其击败。你部所属,尽归建州。复助建州女真一统中华,其功甚大。”

叶赫说:“我族战败,战败而已。可为何将我分尸两段,又杀我全族男子?族灭之惨,惨绝寰宇。百年之内,奉祀稀疏。他建州一族独大,直至占领中原,于我族何益?此仇不报,此恨难消。”

关帝说:“那努尔哈赤乃中原正主,其光之明,达于日月。岂容你生涎其肉?不过,大清之运将终。你可投胎转世为女人,打入建州内部,将建州消灭。为了挽救建州,努尔哈赤也将不久投胎转世,但其运如此,纵文韬武略亦无用武之地。他将终生处于你之掌握,亦将被你毒死,以雪你恨。”

叶赫听到这么一说,心满意足。道了声谢,下去了。

芥子问:“看大清国运正隆,何以就要被消灭?”

关帝说:“大清立国,虽为异族,但与中原同源。南宋之时,宋金并立中原,俱得中华正朔,后俱归入元朝。明朝成立,实为后宋。清朝成立,乃是后金。大清立国以来,开疆辟土,百姓乐业,人民安居,实为千年未有之盛举。然寰宇之内,非止中华。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虽说灭建州者叶赫,然大清坐井观天,不思进取,犹妄自尊大。亘古之祸不远矣。”

芥子问:“可有破解之道?”

关帝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一切自有天命。你虽与他们无见面之缘,但有听闻之缘。你转世之后,一切都将耳闻。”

芥子问:“不知我将转于何处?”

关帝说:“以上这些皆为冤魂厉鬼,有冤冤相报之情,有杀人如麻之业。故得应时、应地而生,不可有丝毫差池。你为芥子,只为经历人间百态,倒没有这些考量。你不妨稍安勿躁,待我细细为你寻找投生之处。

尤其是中华大地,亘古之变将要发生,生灵涂炭,狼烟四起,灾荒频仍,争斗不息。锦绣神州,焚为焦土。中华文明,遭遇浩劫。火焱昆冈,玉石俱焚。日后虽战乱渐平,然文明断层已难以弥合。

然文明之事关乎国运,岂可大意?文明断层,导致世风日下,物欲横流。为了弥补文明断层,也会有各种思潮风起云涌,然泥沙俱下,让人莫衷一是。

如果你能在转世后,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再接受到其他文化的教育,取精华,弃糟粕,将文明断层衔接上,不亦乐乎?”

芥子听到此,乃问:“你多次提到巨变,不知是何情形?”

关帝说:“此一巨变,千古未有,可谓日新月异,地覆天翻。人在天上飞,铁在水中游。古人无法想象,时人亦会落伍。然天机不可泄露。你既然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转世,何不就到天上转转?也可作为你的一种经历。转世之日,我自会让神将喊你。现在还有一批三教九流之人需要转世,你日后自与他们有缘,这你就不必听了。”

芥子口称多谢,由神将护领,出了关羽的大殿。

欲知天上如何景象,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回 历史判决》有一个想法

  1. 伏笔:如果你能在转世后,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再接受到其他文化的教育,取精华,弃糟粕,将文明断层衔接上,不亦乐乎?一环扣一环,章回小说特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