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 因何出国

芥子到家后,看见桌子上放了一套崭新的蔡东藩著的《历朝通俗演义》。就问杨致行,“爸,你什么时候买的这套书?”

杨致行说,“我想买这套书很久了,一直没舍得买。现在,你参加工作了,我手头宽裕点,就买了一套。”

芥子听到这里,就不好意思再提出国的问题,反而杨致行先问了起来, “你想读博士,为什么不在国内读呢?国内那么多的专家、教授,就没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了?”

芥子不好意思说是为了追一个女孩子而出国,只好说:“有是有,但是国外的技术更先进。”

杨致行说:“国外的技术先进,是因为人家重视,现在中国也重视了,技术会赶上来的。”

芥子说:“中国虽然现在开始重视了,但没有多少科学的传统,很多大科学家比如牛顿、爱因斯坦等都是外国人。”

杨致行说:“你不能这么说。外国人用的四大发明不就是中国的?中国人聪明得很,只要重视,就没有不成的道理。”

芥子说:“除了四大发明,中国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发明吗?”

杨致行说:“很多外国人发明的东西其实都来源于中国。”

芥子听,倒有点惊讶,就说:“你举个例子我听听。”

杨致行说:“这样的例子太多了。雨伞不就是中国人发明的?计算机,不就是算盘的发展?机器人其实就是木牛流马的发展。这些东西中国人几千年前就发明了。只不过因为不重视,所以没有进一步发展罢了。”

芥子问:“那么望远镜呢?”

杨致行说:“望远镜这个概念中国人很早就想到了,不就是千里眼吗?”

芥子问:“电视呢,是外国人发明的吧。”

杨致行说:“这中国古人也考虑到了,其功能与照妖镜类似。”

芥子想了半天,说:“自行车,两个轮子一转就能走,还不倒,是外国人发明的吧?在发明自行车以前,谁又能想到只要两个轮子就能走呢?”

杨致行说:“不就是哪吒的风火轮吗?中国古人早想到了。”

顿了顿,杨致行接着说:“外国人能想到的东西,中国人早已都想到了。外国人想不到的东西,中国人也想到了。你现在认为很多东西都是外国人发明的,只是说明你对中国文化的了解还不够。”

芥子眼见无法说服他,只好叉开了话题,说“近代很多名人都出过国。华罗庚出过国,钱学森出过国,周恩来出过国,邓小平也出过国。”

杨致行说:“毛主席就没有出过国。”

芥子彻底无语,想不出如何才能说服杨致行。

杨致行见芥子不说话,就说,“你刚下火车,有点累。先吃了饭,再好好休息一下。等你休息过来,咱们明天再好好商量。”

芥子听了,就吃完饭后早早地躺到了床上,想着怎么才能说服杨致行。一直想到半夜,也没想出个好的理由。

谁知,第二天一早,杨致行对芥子说:“好吧,我支持你出国。孔子是周游列国才博学多识的,你出去看看也好。”

芥子听到杨致行说支持自己出国,不仅喜出望外。当然,杨致行拿出一个古人,这次是孔子,作为支持芥子出国的例子,也不出意外。

在杨致行的思维中,很多近代人物虽然值得尊敬,但远不如经过历史检验的古人可靠。任何事情,只有在中国的历史中找到答案,杨致行才认为是可信的答案。当然,在杨致行看来,中国历史已经很全面了,不管任何问题总是能在中国历史中找到答案。

这样,为了芥子出国,杨致行终于抹下了面子,开始四处借钱。芥子出国的想法也终于变成了可行的实践。

芥子没了后顾之忧,遂着手准备托福考试。

考完托福,正逢长假,沈欣想让芥子去见一下家长。

芥子问:“这么说,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

沈欣说:“你想得倒美,只是见一下家长,谁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了?”

芥子没有吭声。

沈欣又说:“如果你在我爸妈面前表现好,我就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如果你表现不好,咱们再说。”

芥子遂同意去见一下家长。

在火车上,沈欣一再叮嘱芥子说:“你不要紧张,我会帮你的。在我家,只要是我决定了的事情,爸爸妈妈没有不同意的。”

一下火车,沈欣的爸爸妈妈就来接了,芥子也叫了“叔叔阿姨好”。

到家吃完饭后,阿姨开门见山地问:“听说你是农村的。你爸爸是什么官,是村长还是支书?”

芥子一愣,说:“我爸爸既不是村长,也不是支书,就是个普通农民。”

当然,芥子没有说我爸是个赤脚医生。因为,赤脚医生也是普通农民。

另外,芥子还担心如果告诉阿姨“我爸是个赤脚医生”,阿姨会更有想法。

果然,听到芥子这么说,阿姨的脸一下就拉长了,又问:“你们家亲戚都是干什么的?”

这次,还未等芥子回答,阿姨就接着说:“跟你说吧,我们家亲戚不是当官的就是搞学术的。我叔叔就是名牌大学毕业,给国家造火箭的。”

芥子看阿姨还不死心,只好说:“我们家亲戚也大都是种地的。”

听到这里,阿姨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她还想再问话,可是不知问什么才好,嗫嚅着嘴,愣了半天没有说话。

芥子看到这里,就说:“我靠自己本事找对象。如果你看中我,说明你有眼光。如果看不中,也没有关系,千万不要因为看中了我的哪个亲戚,才把女儿嫁给我。那样,就不是我找对象,而是我的亲戚找对象了。”

阿姨听芥子这么一说,终于缓过神来,说:“我小时候家里也很穷,所以我倒不是嫌贫爱富,只是想问问你家的情况罢了。”

叔叔听到这里,说:“山西我是去过的。当年扶贫时,我到过山西,到处都是山,赤地千里,寸草不生。当地有个老乡,就给我唱过一首民谣

一喊就听见,走拢要一天。翻山又越岭,还得打黑摸。

逢节赶个集,道路怪曲折。看着没多远,走得太坎坷。

沟多平地少,梯田入云霄。收了一筐筐,全靠人来驮。

回到窑洞里,口渴肚又饿。默默寻水桶,下山背水喝。

芥子心里一怔,想:“我美丽的家乡怎么在他心中竟是如此不堪?”

于是说:“山西生活了几千万人,怎么能叫寸草不生?你所见到的是荒山,大都因为山高路陡,所以人烟稀少。这种地方经济落后是因为交通不便,完全属于自然原因,但是也有好处,比如空气清新,水源干净。在外敌入侵时,是保家卫国的好地方。在抗日战争时期,吕梁游击队、太行纵队就让日本人头痛不已。另外,你去扶贫,当然见到的是贫困地区。人聚居的地方大都平坦,也不会赤地千里。我的家乡,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有首歌唱得好

《人说山西好风光》 词:乔羽 曲:张棣昌

人说山西好风光

地肥水美五谷香

左手一指太行山

右手一指是吕梁

站在那高处

望上一望

你看那汾河的水呀

哗啦啦啦流过我的小村旁

 

杏花村里开杏花

儿女正当好年华

男儿不怕千般苦

女儿能绣万种花

人有那志气永不老

你看那白发的婆婆

挺起那腰板

也像十七八

叔叔说:“当然了,山西肯定也有好地方。太原、大同就都是大城市,还有晋祠,我以后有机会也要去看看。听我姑娘说你是个才子,那么我就考考你,是不是有真才实学?”

芥子头脑飞快地转着,想,“叔叔可真是有意思,都什么年代了,还居然来考试女婿。不过会考什么呢?考数学?我不怕,我最喜欢数学了。物理,我学得最好,也不怕。相对来说,我化学差点,尤其听说叔叔大学学的是化学。如果考化学的话我可得小心。如果考社会知识的话,又不知是何种考法,只是,在这种场合来考试实在是怪。”

正这么想着,叔叔说:“现在,我们俩各作一首诗,怎么样?”

芥子想:“糟了。我一个理科生,你来考我诗干什么?考数理化我都没问题,可是没练过作诗,这可怎么办呢?”

芥子看了叔叔一眼,他以不容置疑的眼神盯着芥子。

看他这样,芥子只好硬着头皮说:“那好吧。”

又想:“他一个学化学的能作诗,我如果说不会作,岂不马上让他看扁了?先听听他作得怎么样再说。”

叔叔说:“那我就先开始了。

一粒芥子刚露头,欲将牡丹摘到手。

长于不毛夸天堂,生于野外比杭州。

夜郎与汉比大小,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小芥子忘重量,用秤称称有没有。

做完诗,叔叔接着说:“我这诗的题目就叫夜郎自大。”

芥子一听,虽说是号称作诗,但哪是什么诗?只是借作诗把不好意思说的话说出来罢了,针针见血,处处带刺,就是傻瓜也能听明白指的是什么啊。他既然说得这么直白,那我也就不能客气了。

这么想着,芥子就说:“你这诗作得真好,我本不敢班门弄斧。但恭敬不如从命,也只好献丑了。

我欲腾挪跃九州,雄心何止万户侯。

年少轻狂群英小,及长奋发志需酬。

天炼骄子提砺所,便疑前途一笔勾?

杭州虽安为临安,还需再饮壮行酒。

作完后,芥子说:“我这诗的题目就叫鸿鹄之志。”

叔叔听了芥子这首诗,倒是吃了一惊,愣了半天,说:“作得不错,有志气。”

晚上睡觉前,叔叔与阿姨暗暗商量。

阿姨不同意将掌上明珠嫁给芥子,认为芥子配不上她女儿。

叔叔于是问阿姨:“这样吧,如果有四个小伙儿向我家女儿求婚,一个身体好,一个智商高,一个家里有钱,一个人品好,你选哪个?”

阿姨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当然要挑个十全十美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好身体,干什么都不行。智商高,学习就好,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干什么就上手快。家里有钱,不仅衣食无忧,还有余力享受生活。可是呢,一个人再好,如果人品不好,那就全搭了。”

叔叔问:“哪里有这种十全十美的人?就是有这种人,怎么能恰好轮到我们呢?”

阿姨说:“你的意思是?”

叔叔说:“人无完人。我看这小伙儿有胆有识,对女儿也算真心,就成全他们吧。”

第二天,沈欣早早地跑去问她爸爸妈妈,“你们对芥子看法到底怎么样啊?”

阿姨笑着说,“看你这么护着芥子,我们不满意也不行啊。喊他进来吧”。

沈欣把芥子喊进来后,叔叔对芥子说:“你可得照顾好我女儿,她是我的掌上明珠啊。”

芥子听了,大喜,赶紧谢过了叔叔阿姨。

叔叔说,“你们俩好好相处,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听到这里,芥子说到:“我有一事不明,不知当问不当问?”

叔叔说,“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不要客气。”

芥子道,“听沈欣说,她一上大学你就逼着她出国,是什么原因呢?”

叔叔反问道:“你说不出国,在国内干什么职业最好呢?”

芥子说:“在中国,当然是当官好。我如果不出国,就要争取当官。”

叔叔说:“当官就得行贿受贿。不行贿,谁提拔你?不受贿,哪有钱行贿?可是呢,一行贿受贿,就成了别人抓你的把柄。一抓起来,就全完了。”

芥子说:“那只能说明当的官不够大,当了大官谁敢动你?”

叔叔呵呵笑着问:“不当小官,哪来大官?况且,再大能大过国家主席刘少奇?还不是说倒就倒了?”

经叔叔这么一说,芥子想当官在中国还真是高危职业。虽然在台上看着风光,但是一旦被整,下场就会很惨。可是,在中国,哪个当官的没有把柄被人抓在手里呢?

想到这里,芥子就说:“看来还是当工人好,收入稳定。只要干好自己的活儿,就能领到工资。”

叔叔说:“工人那才叫惨呢,说让你下岗,你就得下岗。下岗后,没有收入,喝西北风?”

芥子说:“那就干脆开个公司,自己当老板。”

叔叔说:“想开公司,就得请客送礼。虽然是个老板,但在官员面前像个孙子似的,而且还担心被黑社会讹诈。”

芥子问:“这么看来,还是当农民好,虽然收入不高,但是只要种好自己的地,就有饭吃,也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

叔叔说:“最苦的就是农民,累死累活也挣不了几个钱。而且,你就想种地都不一定能种上。你看电视上,开发区一划过来,说占你的地就占你的地,说拆你的房就拆你的房,哪里有地让你种?”

芥子说:“看来最好的行业就是当医生了。首先不担心失业,哪怕就是阎王爷来了都得找你看病。而且,医生受人尊敬,”

叔叔说:“你看看电视上有多少新闻是关于医患矛盾的?哪一天,让一个想不开的神经病捅了就全完了。”

芥子问:“这也不行,那也危险,难道中国社会是一部绞肉机不成?”

叔叔说:“你这还真说对了,中国社会就是一部绞肉机。新人不停地把旧人推进绞肉机里,直到新人变成旧人,被更新的人推进去。”

芥子问,“社会不都这样吗?难道有不是绞肉机的社会吗?”

叔叔顿了顿说:“还真有这样的社会。实际上,我研究了很久,发觉美国社会就不是绞肉机,互相之间有制约平衡,既犯不了大错,也吃不了大亏,人人都可安居乐业。这是我为什么希望我女儿能去美国留学的原因。”

叔叔推崇的竟然是美国,这让芥子很是惊讶。在芥子的印象中,美国是一个人吃人的黑暗的资本主义社会。还动不动就欺负其他国家,简直是坏透了。

当然,有时候看到美国的电影,里边并没有吃人的镜头。芥子就想,这不过是挑出好的一面来让大家看罢了,是不能当真的。

听到叔叔这么推崇美国,芥子突然又感觉叔叔很幼稚。任何事情都有两面,哪可能美国的都是好的呢?或者,叔叔推崇美国只不过是出于对中国社会黑暗面的失望罢了。

而芥子对美国素无好感。在解放战争时,美国就帮助蒋介石政府打内战。在抗美援朝时,美国还想侵略中国。现在,美国还一直在支持台湾政府,阻碍中国统一呢。

于是芥子对叔叔说:“一个在世界上到处侵略的国家,有什么好的?”

叔叔说:“侵略别国总比内斗好吧?你想,天天内斗,哪里还有精力侵略别国?你让晚清去侵略一下别国试试?”

听到这里,芥子哑口无言,没想到叔叔把侵略都能说成是优点。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芥子对美国的了解仅限于课堂教育。而叔叔则充分利用了他的好学天赋,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勤学不倦。他不仅读了很多世界名著,看了很多不同国家的电影,而且通过工作中与不同的人打交道,获得了关于西方社会的实际知识。

如果说,写诗两个人还打了个平手的话,叔叔对西方社会的了解则远远胜过了芥子。

谈话至此,芥子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知识结构的缺陷。那就是,芥子虽然对中国历史很熟悉,对数理化也精通,但是对西方社会却是不甚了解。而最近几百年来,一直是西方国家具有领先优势。

当今最强大的西方国家非美国莫属。

至此,芥子第一次意识到很有必要去美国留学,补足自己的短板。

想到这里,芥子也无心再与叔叔争辩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