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天上世界

芥子出了宇宙之门,迎面所及,乃是天堂。

那守天堂门的圣保罗知道芥子是老子推荐来的,非常高兴。还担心芥子语言不通,专门安排徐光启作陪。

徐光启乃是中原人士,为明崇祯朝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内阁次辅,著有《农政全书》,并与传教士利玛窦合译《几何原本》。芥子乃心性极灵之物,一通百通,自从进了宇宙之门,那世界上什么语言都不在话下了。不过,见到徐光启依然很高兴,徐光启还依次介绍了李之藻和杨廷筠于芥子。

李之藻为明神宗万历二十六年进士。天启元年清军陷辽沈,李之藻任光禄寺少卿兼工部都水清吏司事,上疏力主仿制西洋铳炮,以固防务。和利玛窦合作编译了中国最早的西方算术译著《同文算指》、天文学著作《经天盖》。

杨廷筠为明神宗万历二十年进士,明顺天府府丞。著有《代疑编》。

李之藻知道芥子从中土而来,就问:“我中土本是大明天下,我参考西洋技术,造了各种大炮来保我大明江山永固。袁崇焕利用我造的大炮,还打死了努尔哈赤。可是,崇祯帝竟然中了离间计,把袁崇焕杀死了,江山遂成满清天下。满族以区区数百万人,统治我上亿汉人,真是情何以堪?”。

李之藻越说越生气,还是杨廷筠把他劝住了:“你生气又有什么用。现在既然在天堂,就什么事都别管了。你既然能死后升天,说明你生前已经尽力。应该无憾了”。

李之藻说:“话虽如此说。但是,因为我是从中土升天的,自然就对中土格外眷念。中土如今被异族侵占,我岂能在天堂心安?”

芥子说:“满族现已统治中华百年有余。那满族虽为异族,但实与汉族同源,同为黄帝之苗裔。只因地理阻隔,所以有所分化。况那满族保家卫国之举,实不让于汉族。清初沙俄入侵,满族乃阻其于雅克萨城。现今圣上统治,疆域辽阔,万邦来朝,实为中华文明经年未有之盛举。况那朝廷,对百姓最为仁慈,丁田赋税,一降再降,新增人口,永不加赋。此等爱民措施,虽汉人统治亦不过如此。百姓的生活,比起被秦始皇逼着修长城、倾家荡产给宋徽宗献生辰纲岂不强过百倍?如今,人民安居,百姓乐业。天下之人,莫不欢欣鼓舞,堪称盛世。倒远追永乐,齐名贞观呢。”

徐光启见李之藻不再说什么了,又带着芥子在天堂四处走。迎面蹦蹦跳跳走过来一个小女孩。芥子定睛一看,这不是安徒生笔下的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吗?芥子说:“卖火柴的小女孩,你好。”

小女孩停下了脚步,说“你好”。

芥子问:“你喜欢天堂吗?”

小女孩说:“天堂可好了。没有饥饿,没有寒冷,我可以整天和奶奶一起玩耍,再也不需要在寒冷的冬天赤着双脚去卖火柴了。”

芥子说:“小女孩,知道你在天堂很开心,我很高兴。向你奶奶问好。”

小女孩眨着眼睛笑了笑,说“没问题”,就一蹦一跳地走了。

芥子转眼四望,见到的中土人士虽然也有,但更多的是红鼻子蓝眼睛的人。

芥子看见有个人在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定睛一看,乃是叔本华。就向叔本华打招呼:“叔本华,你好,喜欢天堂的生活吗?”

叔本华说:“一点都不喜欢,太无聊了。”

芥子听到叔本华这么说,很是吃惊,就问:“人人都向往天堂,你怎么竟然说天堂无聊?”

叔本华说:“人们向往天堂,只是因为他们没来过天堂。当他们来到天堂后,发觉在天堂不过是无所事事,就不会喜欢这种生活了。”

芥子说:“天堂里的人难道不是吃的山珍海味,穿的绫罗绸缎,永生不灭,人人尽情享受美好的生活?”

叔本华说:“那种说法,只是人们的臆想罢了。

你想想,天堂的人吃了之后,是不是还得拉?是不是就得上厕所?是不是就得有人清扫厕所?在天堂人人都在尽情享受美好生活,谁愿意清扫厕所?没人清扫厕所,是不是天堂就会很臭?这么臭,还怎么叫天堂?

穿的绫罗绸缎,这绫罗绸缎难道不需要有人缝制?难道不需要有人清洗?人人都在尽情享受美好生活,谁愿意缝制,谁愿意清洗?没人缝制、没人清洗,还怎么穿绫罗绸缎?

天堂里的人永生不灭,长此以往是不是就很拥挤?天堂拥挤不堪,还怎么享受美好的生活?

凡事有好必有坏,有阴必有阳,你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在天堂不可能是人人尽情享受美好生活。实际上,在天堂的生活基本是不吃不喝,不打不闹,总之就是两个字,无聊。”

芥子听叔本华说得这么犀利,无言以对,只好说:“天堂虽然无聊,但还是别大肆宣扬为好,毕竟很多人还盼望着上天堂呢。”

叔本华说:“有什么好遮掩的?天堂太无聊,地狱太痛苦,世人啊,就是在无聊和痛苦之间挣扎罢了。”

芥子知道叔本华是悲观主义大师,再美好的情节在他眼里都是悲剧,自己再怎么劝说也不可能让他高兴起来。就告辞了叔本华,让他专心思考去了。

芥子往前走,迎面过来一人,定睛一看,乃是布鲁诺。芥子知道布鲁诺因为宣扬日心说,被教会视为异端而活活烧死。只是,不知布鲁诺也到了天堂。于是问:“布鲁诺,你怎么也能升天堂,你不是被教会烧死下地狱了吗?”

布鲁诺说:“宇宙之大,天堂又何止一处?我被烧死后,原本想进入基督教的天堂,毕竟我的亲朋好友都在那里。但因为我被基督教视为异端,惹怒教皇,所以天堂竟然不敢收。难道我一心求真,反下地狱不成?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哥白尼过来了,对我说,天堂不止一处。虽然基督教天堂拒绝了我,但是我可以进入科学的天堂。于是,我就这么来到了天上。

在科学的天堂,我倒还挺受人尊敬。住久了,我也心满意足,不去想什么基督教了。只是有一天,听那后来的人说,基督教为我平反了。我去一问,果然如此,圣保罗还邀请我去基督教的天堂入住。只是,我已经习惯了住在科学的天堂。现在偶尔也会来基督教的天堂探亲访友。所以我在天上有两处住所,一在科学天堂,一在基督教天堂。此二处我可以自由出入,并不受限。”

芥子一听,天堂原来还不止一处。一直以为布鲁诺被教会烧死后,到了地狱,原来竟然也在天堂,并且还有两处住所。可知,求真者升天,此言不谬。

芥子于是问布鲁诺:“可不可以带我去科学的天堂看看?”

布鲁诺说:“当然可以。”

芥子于是随着布鲁诺到了科学的天堂,里边熙熙攘攘,很多人在谈论数学、物理、化学之类的问题。芥子看见了张衡和开普勒正在目不转睛地观察星星,不便打扰,于是随便走着,竟撞见了葛洪。

芥子问:“葛老道,你不是得道成仙了吗?怎么到科学的天堂了?”

葛洪说:“我那本《抱朴子》,当时的确是为了成仙炼丹用的,但没想到竟然因此在中国开辟了化学领域的研究。我得道后,虽然可以居于仙山洞府,但是,亦可以居于科学天堂。实际上,为善之人皆可升天,就看你喜欢哪一处了。在这科学天堂之内,我结实了很多对化学感兴趣的人,对炼丹大有裨益,兴之所至,日日长聊,不知比那仙山洞府有趣多少?时时进步,比供在神龛上强多了。”

芥子于是问葛洪:“为善之人升天,那为什么有人死后要到阴曹地府?为什么还有人下地狱?”

葛洪说:“为善之人皆可升天,不谬。不过,天上虽然处处是美景,但也并非人人喜欢呆在天上。天上虽然有山珍海味,琼浆玉液,但也不是应有尽有。比如,人间有男婚女配,天上就没有,天上的人基本都得清心寡欲,不管是牛郎织女、还是亚当夏娃,都不让吃禁果。所以,不管是织女还是七仙女,在天上虽然看着风光,但是很羡慕人间的生活,遂毅然放弃天上生活,来到了人间。日子即使清贫,她们也心满意足。她们喜欢人间的一草一木,喜欢人间的酸甜苦辣,这也是她们为什么说‘到底人间欢乐多’,因为与天上相比,她们喜欢富有人情味儿的生活。

因为有很多人不愿到天上过这种波澜不惊的生活,有转世投胎做人的愿望,所以就有了地府这么个地方。有转世成人愿望者,到了地府,只要做了善事,就可以接着做人,就是想升天也可以。但是,如果是做了恶事,到了地府,被宣判后,就可能被押入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做恶事者,即使不通过地府,一个人溜到了天上,也不会被天上接受,还是得下地狱。

另外,天上虽美,但也有很多人不愿上去。这些人大多是心有所系之人。其非不能升天,是不为也。地藏菩萨,发下洪福大愿,地狱一日不空,则一日不升天,是故居于十八层地狱之下,此乃至善之事。唐玄奘,为了度人脱离苦海,在人间十世修行,每次都度人升天,但自己一直不愿升天。直到在第十次,取得大乘佛经,为普渡众生打下不朽基业,才终于了却心愿,到天上为佛。

那心无所系之为善之人,则可跳出轮回,居于天堂。人有善心,天有感应。虽毫末之民,一心向善,亦可升天。虽将相王侯,作恶多端,亦要下地狱经受磨难。在那第十八层地狱,囚禁的乃是永世不得翻身之至恶之人。这些至恶之人,即使转世,也难得人道。譬如那秦武安君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虽位极人臣,然为至恶之人,生时不得善终,死后堕入轮回,历经百劫,犹不能归天。至唐代,犹堕入畜道。天劈一牛,肚皮上乃是白起两字。”

芥子又问:“我有一个疑问,你说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反对偶像崇拜是怎么回事?”

葛洪说:“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俱发源于中亚,其时其地,人民愚昧,将一切非人的东西皆视为神,例如,看见了羊,就视为神。看见了石头,就视为神。也不管这个羊什么来历,也不顾这个石头有何说法,就都变成了膜拜的对象。摩西和穆圣认识到这点,遂禁止偶像崇拜。

两教虽然都宣称反对偶像崇拜,但对于偶像崇拜是什么却争论不休。伊斯兰教认为不能有任何挂像。就包括基督教的十字架,伊斯兰教也看作是偶像,认为基督教是一个偶像崇拜的宗教。而基督教也不甘示弱,就称伊斯兰教为邪教。

在我中华圣地,崇拜的乃是精神。人们崇拜关羽,实乃崇拜忠义之精神。秦桧虽有铁像,徒遭唾弃尔。

现今社会,狼虫虎豹皆为人所控制。科技发达,虽日月星辰运动,亦为人所掌握,故偶像崇拜之说,已是迎刃而解。天下之大,各教理应和睦相处。”

芥子乃恍然大悟。

芥子离开科学的天堂,看到另一个门有十二个女子在门口站着,走过去一问,方知是伊斯兰教的天国。芥子在里边看到很多阿拉伯人,忽然看到两个东方面孔,原来是郑和和海瑞。

看见芥子,郑和乃问:“我大明拥有最强的远洋舰队。我七下西洋,远达非洲,朝拜中华者,摩肩接踵。可为何,在我死后这么多年,不见有任何像样的舰队?”

海瑞也问:“我是清官,是不是我死了,就代表清官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清官没听说有几个,贪官污吏却层出不穷?”

看见郑和和海瑞都争着与芥子对话,芥子不知说什么才好,想了半天才说:“你们知道,中国的事情急不得,只能一步一步来。应该会慢慢变好的。”

听到这样,郑和和海瑞才放过了芥子。

芥子又随便走走,看见有个人拿着笔在写写画画。身后还挂着一副对联:“以中土之汉文,释天方之奥义”,横批是“以儒释经”。芥子一问,这人名叫刘智,毕生致力于伊斯兰的汉化,使伊斯兰的精义与中国人的文化体验融为一体。看到刘智这么忙,芥子不便打扰,就转身告辞了。

走出伊斯兰的天国。芥子抬头一看,乃是极乐世界四个大字。

迎面所及,芥子看到了禅宗六祖惠能。

惠能见了芥子,乃口念一谒:“

佛是自性作,莫向身外求。

我心自有佛,自佛是真佛。

芥子问:“此话怎讲?”

惠能说:“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

芥子不知所云,正在思索,这时,之间迎面走来了济公和尚。济公和尚见了芥子,乃指着芥子唱道“

一生都是修来的------求什么,他家富贵前生定------妒什么;

今日不知明日事------愁什么,前世不修今受苦------怨什么;

不礼爹娘礼世尊------敬什么,赌博之人无下梢------耍什么;

兄弟姐妹皆同气------争什么,治家勤俭胜求人------奢什么;

儿孙自有儿孙福------忧什么,冤冤相报几时休------结什么;

岂可人无得运时------急什么,世事如同棋一局------算什么;

人世难逢开口笑------苦什么,聪明反被聪明误------巧什么;

补破遮寒暖即休------摆什么,虚言折尽平生福------谎什么;

食过三寸成何物------馋什么,是非到底见分明------辩什么;

死后一文带不去------悭什么,谁能保得常无事------诮什么;

前人田地后人收------占什么,穴在人心不在山------谋什么;

得便宜处失便宜------贪什么,欺人是祸饶人福------卜什么;

举头三尺有神明------欺什么,寿自护生爱物增------杀什么;

荣华富贵眼前花------傲什么,一旦无常万事休------忙什么。

济公和尚唱了这么一大段后呵呵大笑、扬长而去,芥子欲问个明白而不可得。

芥子就接着东游西逛,见到了梁武帝萧衍。

萧衍看到了芥子很高兴,说:“我当皇帝近五十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号称人间佛国。我更提出三教合一理论,使儒教、道教、佛教在中国和谐共处,几千年来,诸教俱在中国发扬光大,实乃中国之软实力。中国之外,世界各地却都为宗教问题征战不息。你说,诸教皆为向善,统一应该不难。然,世界之大,竟无人可统?现今世界纷纷扰扰,宗教纷争甚至有蔓延至中国之势,我颇担忧。”

芥子说:“世界发展几千年,人们传统根深蒂固,岂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统一宗教,必得深入了解各教,又不能执迷于各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难也。”

萧衍听了沉默不语,这时候,武则天走了过来。

武则天说:“我当时为了夺取李唐天下,建立大周,乃号称自己是弥勒佛转世。实是为了打破李唐立国以来对道教的推崇,通过佛教树立我的个人威信,使天下万民尽享太平。其实,我只是一个政治家而已,哪里是什么弥勒佛转世?可笑的是,在我之后,又有很多人照葫芦画瓢,宣称自己是弥勒佛转世。一个死了,不久又出来一个。居然还一直有人相信,岂不可笑?”

芥子说:“弥勒佛乃是未来佛,佛教说的弥勒佛转世,也是几亿年后的事情,哪里这么快就转世了?明眼人一看就知是骗人的把戏。不过,既然有弥勒佛转世这个说法,有野心的人就会利用,他们也不过像你一样,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

看武则天若有所思,芥子接着说:“其实不止有人利用佛教的弥勒佛转世来欺骗世人,在西方世界,也有人利用基督重生的说法实现个人目的。

十二世纪时,有个人在也门宣称自己是基督重生,说死了会复活。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人把他的头砍了,结果这个人就死了。大家轮番盯着这个人的尸体看着,守了好几天,这个人也没复活过来。

十七世纪时,有个人在欧洲宣称自己是基督重生,还发展了一大批追随者。结果被信仰穆斯林的突厥人抓住了。突厥人让这个人改信穆斯林,否则就砍头。为了活命,这个人就改信了穆斯林。让一批追随者很受伤。”

武则天听到这里,哈哈大笑,说:“真是太有意思了。看来古今中外,道同一理。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芥子又往前走,看到的是文学的天堂,里边的人都在谈古论今、吟诗弄赋。芥子见到了柳宗元、苏轼、施耐庵等人,还见到了很多外国人,有但丁、塞万提斯、司汤达。

芥子看了这一番天上世界,至此方知为善之人,皆可升天。以前一直以为各个教的天堂没有相通之处,现在看来,一个个天堂其实就像人们出外度假时的一个个旅馆。一个人行善积德进天堂,就好比挣了钱,住进了一个旅馆。另一个人行善积德进极乐世界,就好比挣了钱,住进了另一个旅馆。旅馆很多,不同的人喜欢不同风格的旅馆也很正常。

只是,芥子虽然见到了很多人,但是没有见到任何恶人。这大约就好比旅馆虽然很多,却依然有人住不起而沦落街头一样。如果人间的旅馆是靠金钱才能入住的话,那么天上的旅馆就只有靠行善了。

这就要求人们,在世时要多多行善积德,挣一把入住的钥匙,挣两把也可以,挣三把更好。只是,不要作恶多端,连一把都挣不上。如果到需要入住的时候,没得住,就不好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