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宇宙芥子

词曰:

《芥子梦•引子•点绛唇》
冬去夏来,春花秋月何时了?
走南闯北,东西有多少?
千年因果,问谁可知道?
看透了,国家上百,不过一场笑!

一片混沌,万物运行。在一个小小的芥子中,隐藏着一个宇宙。在茫茫的宇宙中,有无数个星系,其中一个是银河系。银河系中,有千亿颗恒星, 其中一颗是太阳。太阳系中,有八大行星,其中一颗为地球。

地球从诞生起,不知经过了多少亿年,从火山熔岩的状态,冷却了下来。又不知过了多少年,地球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陆地,号称盘古大陆。盘古大陆的周围,是广阔的海洋。又过了几亿年,盘古大陆分成了五大板块,分别是亚欧板块、印度洋板块、非洲板块、美洲板块和南极洲板块,这五大陆地板块和太平洋板块共同构成了地球上的六大板块。

板块之间相互挤压,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山脉。这些山脉或高或矮、或宽或窄,将陆地之间的平原分割开来。陆地上的河流则因势顺流,或东或西,或南或北,归于大海。陆地及其上的山脉、河流与海洋一起为生命的进化提供了环境。

在地球上,首先出现的是微生物,其次是植物,然后是动物。几百万年前,地球上出现了人类。人类从一开始的茹毛饮血,卧天席地,到狩猎和捕鱼、到农耕和游牧,经历了无数的腥风血雨、风和日丽。这期间,在亚欧非大陆上出现了四大文明区,分别是东亚文明,南亚文明,中东文明和欧洲文明。四大文明区各有沃野千里,相互之间被高山、沙漠和海洋分开。在美洲大陆上也出现了三大文明,分别是玛雅文明、阿兹文明和印加文明。

随着时间的发展,地球上不同文明区培育的粮食、发明的物品、创造的艺术、提出的思想,都传播开来并成为了全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

以上诸事,俱发生于开篇提到的芥子之中。看官,你道这芥子是何来历?

话说齐天大圣孙悟空大闹天空,被太上老君放入八卦炉中锻炼。这八卦,乃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分别代表天、水、山、雷、风、火、地、泽。

孙悟空在八卦炉里被火烧得团团转,无路可逃,正在危急之间,忽然记起了巽为风,遂将身钻在巽宫位下。巽宫为八卦炉的风门,有风则无火,只是烟大,将孙悟空的一双眼睛熏成了火眼金睛。

一直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太上老君打开了八卦炉,孙悟空睁眼看见光明,遂跳将出来,一脚踢翻八卦炉,挥舞金箍棒打到了凌霄宝殿。

一众神仙,奈何他不得。玉皇大帝无奈之下,请来了如来佛祖。

佛祖乃问悟空:“你有什么本领?”

悟空说:“我的本领大着呢,一个筋斗就能飞十万八千里。”

佛祖问:“你这么能飞,能飞出我的手掌心吗?”

悟空闻听此言,气坏了:“想俺老孙,也曾闹天空,捣地府,战龙宫。这天上地下,多少神仙,哪个放在我眼里?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头,竟敢口出狂言,说我飞不出你的手掌心。你的手不过巴掌大。要不是看在你一大把年纪的份上,一棒把你打个稀烂。”

佛祖问:“我和你打个赌怎么样?”

孙悟空问:“赌什么?”

佛祖伸出右手,说:“如果你能飞出我的手掌心,就让你做玉皇大帝。如果飞不出去,就得乖乖地听我的话,不准再胡闹。”

孙悟空问:“既如此说,你可做得了主?”

佛祖说:“做得。”

悟空心想,我大不了一个筋斗云的事儿,飞一趟让他瞧瞧。如果我回来后,这老头还在这儿,再好好羞辱他不迟。于是,纵身一跳,翻了个筋斗云。翻完后,悟空又想,这老头口气挺大,不像说谎的样子。保险起见,还是多翻几个为好。于是,孙悟空就像车轮一样,不停地翻筋斗。翻了好一阵子,忽然看见五根柱子。悟空心想,长这么大,还没有飞过这么远呢,这大概就是天边所谓的擎天柱吧。天边原来就是这么个样子。

孙悟空走到柱子下,转了几圈。吹根毫毛,变成一只毛笔,写下了“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八个大字,以作纪念。又在柱子下撒了泡尿,决定往回飞,回去后好好地羞辱一下老头。

孙悟空又架起筋斗云,像车轮一样地飞回来。一看,这个老头还在原来的地方坐着呢。悟空说“老头儿,你说我飞不出你的手掌心,可是我都飞到天边了。”

佛祖问“可有何凭证?”

悟空说:“有。我在天边的擎天柱上留下了‘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八个大字。”

佛祖问:“是不是还撒过一泡尿?”

悟空心里一紧,他怎么知道?一看佛祖右手的中指上,可不有八个大字嘛?大叫一声不好,便欲飞走。佛祖手掌一翻,五指成山,将孙悟空压在了五行山下。有诗为证,

八卦炉中方逃难,五行山下便受压。

欲证至妙金光法,还需九九归一劫。

图:五行山

这五行,乃是金木水火土,为组成天地万物的基本元素。悟空虽是天生石猴,无父无母,但有天有地。既是天地所生,纵然有七十二般变化,亦难逃五行之数。

五行更有相生相克之机。

相生者,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五行相生,破而复全,灭而复现,悟空虽神通广大,亦是撼动不得。

相克者,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五行相互调和,任何一行都不会过多,也不会过少。这亦是佛祖的一片慈悲之心,用五行山来磨炼孙悟空的心性,使悟空虽有监牢之困,但无性命之忧。

佛祖的这片慈悲心,孙悟空直到取经路上被红孩儿的三昧真火弄得火气攻心,三魂出舍时,才领会到。

而在八卦炉中,孙悟空不仅毫发无损,反而炼出了火眼金睛,这也是出于太上老君的好善之德。这种好善之德,孙悟空直到后来的取经路上被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打败时,才体会过来。悟空自以为神通广大,没把太上老君放在眼里。哪料到,真打起来,竟然连人家的坐骑都打不过。太上老君如果存心跟悟空过不去的话,悟空哪里能活到西天取经那天?这真是,

八卦炉中观世界,五行山下定心猿。

踏上取经正道后,方悟劫难是机缘。

玉皇大帝听说妖猴已被佛祖降伏,为佛祖举行了安天大会。时令花草,应有尽有,新鲜果蔬,琳琅满目,有诗为证,

天山千年灵芝草,长白山上老人参。

国色天香牡丹花,水果之王猕猴桃。

健康长寿红薯茎,防皱抗衰蓝莓籽。

多子多孙石榴球,少疾少病核桃仁。

香美凝脂荔枝果,清冽明目茉莉茶。

一个个水果,芳气袭人。一朵朵鲜花,夺目绽放。天上诸神,地上诸仙,西方诸佛,海外诸圣,无不尽会。俱举杯相庆。

玉帝说:“若非佛祖出手,怎得全天安宁?”

佛祖说:“区区一个猴头,不足为怪。”

大众齐赞佛祖神通广大,更邀佛祖说法。

佛祖乃开金口,吐玉言,说“无天外天,无身外身;有天外天,有身外身。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此话说完,有那得道的高僧,早已领会。有那出世的神仙,不求甚解。还有那喜穷根究底的,迷惑不解。

这一切,早被佛祖看在心里。他伸出左手,手中似乎托着什么东西。众人定睛观察良久,方看清原来是一粒小小的芥子。一众神仙都盯着桌上的花果,谁也不曾注意过这粒不起眼的芥子何时到了佛祖手里。

佛祖托着这粒小小的芥子,乃缓缓说“宇宙虽大,实如芥子;芥子虽小,内含宇宙。”

倏忽之间,偌大宇宙,包括诸神诸天,日月星辰,俱处于一个大球之内,诸神皆惧。定睛细看,这个大球,分明还是那粒小小的芥子,依旧托于佛祖掌心。

诸神大悟,齐赞佛法无边。

佛祖讲完法,顺手将那粒小小的芥子放在了右手化成的五行山上。

安天大会结束,天上诸神,地上诸仙,西方诸佛,海外诸圣,俱归本位。唯有那粒芥子,在安天大会上露了脸,更兼佛祖说,内含宇宙。于是,自感不同凡响起来。当其它的种子纷纷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时候,这粒芥子却无视百花争艳、万木闹春,终日里只是沉睡而已。

一日,芥子正在睡觉,却被一阵喧哗声吵醒。原来是山下的孙悟空不服被压,在大声吼叫。芥子睁眼一看,只见山林发抖,草木惊慌,方圆百里,不得安宁。

只听孙悟空说:“俺老孙本是齐天大圣,怎能被山压着?不想还可以,越想越生气。不掀翻这五行山,俺就不姓孙。”

说完,就奋起神威,撑起两臂,只晃得五行山飞沙走石,地动山摇。悟空这一晃,只唬得那土地唉声叹气,山神战战兢兢,都小心翼翼地劝悟空:“大圣,您就消消气,小的们也是奉命行事。如果小的们有决定权,早把您放出去了。您渴了,饿了,尽管和我们说,我们保证给您马上弄来。”

孙悟空大声说:“放我出去,我要去找如来复仇。”

听到这里,芥子就问悟空:“你冒犯天条,惹是生非,压到五行山下乃是咎由自取,还有何不服气的?”

悟空乃口占一诗:“

老孙生来爱自由,十万八千一筋斗。

曾赴龙宫去夺宝,搅得地府鬼见愁。

不肯虚担齐天名,遂把天宫闹不休。

有朝一日重出去,定将如来打破头。

俺老孙本领高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天生地养,凭自己本事吃饭,不欠任何人。谁再敢说我做了错事,小心我出去用金箍棒打他。就是那个如来,我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他复仇。”

芥子说:“你仰仗一身之长,妄图胜大千世界,虽未出手,败局已定,你却不知悔悟,可谓不明。你虽爱自由,却不懂自由并非胡作非为,可谓不智。因你不明,辜负满身本领。因你不智,空负一腔热血。我不为你感到可气,而甚为你感到可惜。”

孙悟空听芥子这么一说,沉默不语起来。

又过了几百年,只听山下传来山崩地裂般的一声响,芥子知道是孙悟空出来了。

孙悟空出来后,并没有去找如来复仇,而是心甘情愿地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终成斗战胜佛。

而芥子呢,依然在五行山上躺着。

芥子旁边埋的是一粒槐子,这粒槐子,采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经过几千年的成长,已经从一粒小小的种子,变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这棵粗壮的大树,几个人展开双臂,都围不过来。

很多人看到这棵粗大的槐树,都甚为敬畏。有人在树干之上,遮了一块红布,上书两个大字:“槐神”。左右两边写了一副对联,“养一方水土,保一方平安”,横批“根深叶茂”。每逢初一十五,都受到众人膜拜。经受香火日久,这棵槐树也就越发有了灵气。一日,在那十五之夜,袅袅的青烟散去,正是一轮皓月当空。槐树夜不能寐,就树叶沙沙,唤醒了沉睡的芥子。

芥子睁眼一看,是槐树,几日不见,越发显得高大了。芥子乃问:“槐兄有何见教?”

槐树说:“芥兄,在这天高云阔之时,月明风清之夜,万籁俱寂,天下安宁。如此太平美景,岂不令人心旷神怡?”

芥子说:“槐兄言之有理。太平盛世,殊为难得。”

槐树说:“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万物孕育,生生不息。想那几千年前,你我俱为种子。几千年来,我受天地给养,长成大树,为人遮荫避阳,成上天好善之德。我的槐子槐孙,何止千万?木而林,林而森,放眼所及,处处可见我槐家后代,或防风固沙,或积木成房,尽君子成人之美。物虽相异,理实同一。你若生根发芽,开花结子,几千年来,亦可繁殖不少,壮你族威。芥子于世,亦有大补。或可研成芥末,以快人口感。或可制成药材,以解鱼蟹之毒。或清血,或美容。此皆为善美之事,你为何置这些事情于不顾,每日里除了闷头睡觉,就是静坐沉思?”

芥子说:“槐兄所言,句句有理,我又何尝不知?只是人生有定,万物无常。我虽可生根发芽,开花结子,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可数代之后,必遇艰难。天地虽大,不容无限。事情发展,总有反复。观万物生生灭灭,思众生浑浑噩噩,我不想随波逐流,实在思考跳出无常之策。”

槐树问:“这种策,不是已经有了吗?我观那庙里的和尚,每日里守着青灯古佛,吃斋念经,不就跳出无常了吗?”

芥子说:“此言谬已。和尚固然吃斋念经,可何曾跳出无常?兄不见多少和尚见钱眼开,不仅坑蒙拐骗,甚至娶妻生子?”

槐树问:“那么,教堂里的教士,每日里读经祷告,可谓跳出无常了吗?”

芥子说:“教士固然读经祷告,可何曾跳出无常?兄不见世界上多少战争,俱是因为教门所起?以教会之名,行利己之实,乃至不惜生灵涂炭?”

槐树说:“照你如此说来,难道就没有一个跳出无常的办法?”

芥子说:“目前我还没有找到”。

话音刚落,一阵狂风刮来,黑沉沉的乌云布满了天空,霎时间遮了个天昏地暗,电闪雷鸣间,暴雨倾泻而下。槐树还要问什么,见此情景,乃欲言又止,闭上了口。而芥子尚在说着什么,槐树尽力倾听,听到的却只是越来越大的雨声。

只见狂风大作,槐子纷纷落地,槐树的很多枝枝丫丫都被吹折了,连那树冠,都被吹得几番着地。伴随着树干的每次剧烈摇动,槐树似有被连根拔起之势。与暴风雨搏斗了整整一晚后,槐树被刮了个七零八落,乃长叹一声说“又一轮生死轮回要发生,只是这次也太剧烈了点儿”。

几日后,雨过天晴。槐树睁眼四望,只见沟壑纵横,一棵棵树木东倒西歪。触目所及,周围的村镇全浸没在了水里。侧耳倾听,唯有哀鸿遍野。眼见此情此景,槐树也无心再打扰芥子了。芥子就这样依旧静静地在土里躺着。

过了几十年,有个道士在这片土上盖了个道观。几百年后道观毁了,有个和尚又过来建了个庙。庙倒了,有个农夫过来垦荒种上了庄稼。庄稼没种几年,这块土地成了战场,两军之间杀得你死我活。又不知过了多久,有个隐士过来搭了个茅屋。隐士死了,茅屋就破落了。有一天刮大风,茅屋被刮得片草不留。过了几年,这块土被一个军官征用建了个很气派的将军府。有一年下大雨,府塌了,这块土上就流起了河。后来,河两边成了商业街,河也慢慢干了。有一年春天,这块土被一个商人买了下来了,商人决定在上边建个店。

在挖土打地基的时候,商人在湿润的土里发现了这粒芥子。

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万物都在生根发芽。商人见到这粒新鲜的芥子,很是惊奇,于是将其献给了关财神。

话说关财神见到这粒芥子,倒也没当回事儿。只是这粒芥子先开口了,说:“云长,我问你个问题。”

自关羽成圣以来,还没有多少人敢直呼云长的,都是叫关帝、关圣,或者关二爷,至少也得称呼关公。听到这粒芥子竟发出人语,口呼云长,乃大感惊讶,遂圆睁丹凤眼,斜挑卧蚕眉,问“你想问什么?”

芥子问:“你可知道四大具?”

关帝乃开天眼,运元神,瞬息之间早透知古今,万物来龙去脉了然于胸,叹道原来如此。乃开口说:“四大具者,非常物也。含天地宇宙之能,夺人神造化之功,不外是斧舟石芥。”

各位看官,你道为什么区区斧舟石芥是四大具?因为这斧舟石芥,不是指普通的斧头、舟船、石头和芥子,而是盘古的斧头、诺亚的方舟、穆圣的石头、佛祖的芥子。这些东西的来历,听我一一道来。

第一、盘古的斧头。世本混沌,被盘古用斧劈开后,轻者上升为天,浊者下降为地。此斧,实为开天辟地之斧。

第二、诺亚的方舟。洪水滔天,生灵俱灭,唯有诺亚方舟上载有各种生灵,遂繁衍至整个世界。此舟,实为承载生命之舟。

第三、穆圣的石头。先知默罕默德自麦加到耶路撒冷,在一块岩石上登霄而遨游重天。此石,实为一步登天之石。

第四、佛祖的芥子。在安天大会上,如来佛祖揭示宇宙藏于一芥。此芥,实为内含宇宙之芥。

这芥子,既被道破来历,乃喟然叹曰:“内中既藏宇宙,复又埋于尘土,终不甘心堕入轮回,进入无常,与同类无异。遂历千年而不发芽。”

关帝已知其意,乃说:“你既在安天大会遍会诸神,已沾天地灵气,乃至随心所欲,可历千年而不发芽。如你想到那红尘中转世成人,倒也无可厚非。”

芥子说:“转世成人易,别具一格难。”

关帝问:“此话怎讲?”

芥子说:“请听我细细道来。想那无生命的石头,都能转世成人。何况我这有生命的芥子?大凡转世成人者,不外是帝王将相、官宦世家,或大善大恶,或大富大贵。或丰功伟业、流传百世。或风花雪月、才子佳人。

想那帝王将相,所谓丰功伟业,不外杀戮二字。不过是比赛谁杀得多,谁杀得巧罢了。又有谁可曾倾听过百姓的声音?

想那官宦世家,所谓大富大贵,不外贪腐二字。亦不过是看谁贪得多,谁腐得久罢了。又有谁可曾体会到民间的疾苦?

所谓风花雪月,才子佳人,亦不外情爱二字。亦不过是描述谁陷得深,谁醒得早罢了。有谁可曾留心到情爱生活所必需的柴米油盐?

譬如那汉室衰微,三国纷争,所谓英雄争霸,不过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纵三家归晋,晋又如何?逃离中原,偏安一隅而已。

大富大贵之家,如晋朝石崇,富可敌国,又能如何?无非被抄家灭族而已。

说到才子佳人,谁又能比得上《西厢记》中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可又有谁知道,其原本《莺莺传》不过描述的是一个始乱终弃的故事而已。

所谓英雄豪杰,多被美化拔高,真实形象何曾如此高大?所谓官宦世家,多被涂脂抹粉,真实情况往往败絮其中。所谓才子佳人,多被以讹传讹,只是文人骚客的意淫而已。

这些虚假的事情,听着固然畅快,但与国何益,与民何补?无非是教唆另一个人的野心,教坏另一个人的秉性,激发其戾气,鼓励其不择手段,对社会造成更大的伤害而已。这些事情虽然惊天动地,但与百姓无益。有首词唱得好,

《山坡羊•潼关怀古》(元)张养浩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无论兴亡,百姓都是受苦。兴时,有贪官污吏、豪强劣绅。亡时,有敌国入侵、兵匪当道。

我转世,自当别具一格,不能落入俗套。我要用心去体验百姓的生活,真实记录百姓的生活,或可为百姓跳出兴亡之苦提供借鉴。

大凡转世成人者,或生于盛世,无病呻吟。或长于乱世,颠沛流离。然盛世乱世,皆循环也。盛极必乱,乱极复盛,大抵几百年一循环,不足为奇。我转世,经历当与众不同,自当转于那精彩纷呈、不入窠臼之时代。

转世成人者,所闻所听,无非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我转世后,想听所未听、闻所未闻之事。这也是我为什么等了这么多年,还迟迟不肯转世之原因。”

关帝听芥子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乃说:“你这个芥子,要求倒还挺多。又是这,又是那的。这么多要求,如何能一时满足?”

芥子说:“如果不能满足,我还可以耐心等。”

关帝想了想,说:“既然你愿意等,倒也不难。我观那中华大地,亘古未有之变将要发生。各色人等,粉墨登场。三教九流、天文地理、物理数学、生物化学、诸般闻所未闻之事,尽皆出现。你何不到那时转世?”

芥子说:“如能这样,正合我意”。

关帝说;“你来得正好。几桩积累已久的公案,正要今日了结。你倒与他们有听闻之缘,你且稍歇,待我一一判明。”说话间,关帝大喝一声“升殿”。

欲知关帝如何宣判,且听下回分解。

《第一回 宇宙芥子》有一个想法

  1. 芥子之梦:跳出无常(周而复始怪圈),转世自当别具一格,不能落入俗套。用心去体验百姓的生活,真实记录百姓的生活,或可为百姓跳出兴亡之苦提供借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