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巍然不动

看官,上回书说到,蒋胜接到了知县的通知,让去天井关报道。你道为何?

原来,慈禧太后看到各地有不少洋人被义和团杀了,喜上眉梢。而列强们不乐意了,要求清廷赔偿损失。慈禧太后看到形势一片大好,就在刚毅的鼓动下,对十一国宣战。英美法德俄日奥意八国组成联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占了北京。慈禧眼睁睁看着形势发展到了这一步,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乃化装成一个普通老太太,让光绪帝扮成一个小伙子。母子二人离开了北京,前往山西避难。

从逃离北京这一点看来,慈禧太后要比明朝崇祯帝有魄力。看官,你道为什么这么说?

李闯王到北京后,崇祯哪里也没去,跑到景山后找了棵树,上吊自杀了。大明也随着崇祯自杀灭亡了。乃至后来清兵入关,汉人反抗,也是群龙无首,成不了大事。所以,崇祯固然有骨气,是个好皇帝,不怕死。但有时候呢,不怕死也未必是好事。如果崇祯活着,逃跑到了南京,东南半壁江山,或可撑危局。有东南在,闯王必不敢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几万清兵就无法击败闯王的百万大军。有闯王的精兵强将,清兵就不可能顺利入关。清兵即使击败闯王,汉人有崇祯的率领,也会奋勇反击,收复失地。也许,在崇祯上吊前的那一刻,想到的是江山易手于闯王,并没有想到会最终落到清兵手里。如果崇祯想到会落到清兵手里,估计就不会自杀了吧。

崇祯即位时,大明江山已是颓势尽显,可以说,崇祯接手的是一盘烂棋。如果是一个高明的棋手,不出现致命的失误,或有可能起死回生。崇祯固然是一个期盼有所作为的君主,也很勤奋。即位之初,即以纯熟的手段消灭权势遮天的阉党,赢得了满堂喝彩。但是,这不足以说明崇祯是一个高明的棋手。因为,在关键的时候,崇祯犯了两大致命错误。

第一、崇祯性格狐疑、刚愎自用,中了离间计而杀死袁崇焕。

袁崇焕作为辽东督师,是后金不可逾越的障碍。袁崇焕对后金,就好比岳飞对金国。袁崇焕对努尔哈赤,就好比岳飞对金兀术。金兀术是金国最杰出的将领,文韬武略,所向披靡。对南宋形成雷霆万钧之压力。可是,一物降一物,老鼠害怕猫,金兀术怕岳飞。这么一个优秀的将领,多次败在了岳飞手下,以致哀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有岳飞在,金兀术就英雄无用武之地。可惜的是,岳飞后来被秦桧杀害了。这也是为什么南宋百姓对秦桧非常生气的原因。

历史竟是如此的相似,后金又崛起了,无人可挡,直至出了袁崇焕。努尔哈赤英明一世,最后被袁崇焕打死了。所以,袁崇焕就是后金的克星,必欲除之而后快。岳飞死了,皇帝是不能怪的,只能怪在秦桧头上,于是秦桧就成了大奸臣。而袁崇焕呢,是被崇祯皇帝亲自逮捕并下令杀死的,想找个替罪羊都没有,所以只能怪崇祯。当然,因为崇祯是皇帝,也没人敢说崇祯是汉奸。但实际上,崇祯干了汉奸的事情。

崇祯这事做得太过分了,竟然将袁崇焕千刀万剐,如果他有点脑子的话,知道头掉了是安不上去的,把袁崇焕只是关起来,哪怕是终身监禁的话,其威慑对后金亦不可小觑。

袁崇焕一死,后金没有了顾忌,放开手脚对明朝进行了进攻。明朝的东北战线,一下吃紧了。

第二、崇祯优柔寡断,把自己逼到了自杀的份上。

明朝的另一条战线就是对付农民起义。当李自成的军队离北京越来越近的时候,崇祯想到了迁都南京。于是找人商量。一商量,这可好,所有人都反对。为什么都反对呢,这也是由当时的国情决定的。

朝廷中一向分成主战和主和两派。按理说,两派都是为国效力,为了国家的利益最大化,顺势而为而已。可是呢,自从南宋以后,主战派往往被标记为忠臣,被认为是岳飞。主和派被标记为奸臣,被骂成秦桧。事情发展到明朝末期,人人都怕当秦桧。大臣考虑事情的出发点也不再是国家的利益了,而是个人的利益,为了当忠臣,就都成了主战派。朝廷中成了一边倒,没了理智的声音。

迁都,这不是逃跑吗?偶尔有一两个理性的大臣,意识到不迁都就灭亡,但也是螳臂挡车,于事无补。

对于主战派大臣来说,只要能当忠臣,哪怕就是死了,也没关系,大不了以后平反。自己虽然死了,这个忠臣的名节可以荫及子孙。大明几百年,有多少人都是以自己的一死换来了忠臣名节,从而为子孙后代赢得了累世富贵。

所以,崇祯一征询迁都的意见,尽是一片反对之声。有的人为了争做忠臣,还冒死直谏。崇祯在这种情况下,只好作罢。直到李闯王包围了北京,崇祯已是插翅难逃。崇祯击起了朝鼓,请大臣一起来商量办法。可是,那些平常冒死直谏的大臣,一个也没有出现。他们都排着队,去迎接新的天子李闯王去了。也难怪,在这些人心中,做忠臣本来就是一笔交易。现在大明快亡了,这种交易已不复存在,所以做大明的忠臣也就没必要了。对于这些大臣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新的交易对象,讨好新君。

崇祯帝撞了半天鼓,只来了一个太监,一个朝中大臣最看不起的阉党成员。那些口口声声以爱国为己任的东林大臣,半个也没有出现。崇祯帝气愤之余,脱口而出“君非末世之君,臣乃末世之臣”。直到这时候,崇祯帝还在挂念着他的臣子。只是那些臣子,早已经忘了崇祯帝了,他们可不是末世之臣,他们争做的是“新朝开国之臣”。崇祯帝说完之后,眼看起义军就要杀入皇宫,不甘受辱,只好跑到了景山公园,找了棵歪脖子树上吊自杀了。陪崇祯帝一起自杀的还有那个太监,请让我们记住这个太监的名字,他叫王承恩。他与岳飞一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忠臣。

所以说,爱国绝不仅仅是平时的口号,爱国也绝不仅仅是不怕死,爱国也绝不仅仅是主战,爱国也不是朝堂上衮衮诸公的特权,爱国也不是士大夫的专利。爱国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爱国不是从众,爱国是对国家整体利益的贡献,爱国是平时的默默无闻做善事,爱国是一种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无论如何,爱国不能为私心而妨碍国家的利益,爱国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可惜,崇祯帝优柔寡断,被一些人的慷慨陈词蒙蔽了眼,在理智与情感之间放弃了理智,将自己、将大明逼入了绝路。意想不到的是,也将汉人置入了后金的铁蹄之下。

按理说刚愎自用和优柔寡断有互为矛盾之处,但这一对矛盾就这么统一在了崇祯身上。尤其可惜的是,应该刚愎自用的时候,他选择的是优柔寡断。应该优柔寡断的时候,他表现的是刚愎自用。

当然,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但是,历史的很多必然可以归结于偶然,每每念及此处,无不扼腕痛惜。

慈禧逃离北京之后,虽然中国的首都又多次被攻破,但一直没有亡国,其原因固然是因为中国百姓奋勇抗争,也因为始终有个中央政府的存在。这个中央政府,不管管事不管事,强大不强大,作为中国的象征,其存在无形中就给了中国人继续抗战的勇气,其存在就是对于抗战的重大贡献。当然,这样的说法不是鼓励逃跑,不是鼓励不抵抗。一个国家理想的状态当然是不受欺凌,首都被攻破当然是奇耻大辱。要想不被攻破,就得未雨绸缪,做到国富民强,兵强马壮。可是,任何方案都必须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而定。明末的客观现实就是北京被起义军攻破已是不可避免,那时候,崇祯迁都就不失为一个好的选项。

从明朝的迅速灭亡来看,中国在本质上长久以来是一个,并依然将是一个中心国家。五千年的历史,造就了中国人骨子里是一定得有个朝廷。中国人最大的光荣就是为朝廷服务。这一点,与英国、日本相似,而与美国不大一样。英国人最大的光荣就是保卫国王,日本人最大的光荣是保卫天皇。而美国的联邦政府在美国人看来则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是一种需要。不需要了,就是取消了也没什么。美国联邦政府的责任就是为人服务,就是一个服务机构,破产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以后再选一个。所以,中国人最怕的就是群龙无首。一旦群龙无首,就会引起内斗,接着就是一塌糊涂,任人欺凌。

慈禧带着光绪逃离北京,有效地避免了中国的群龙无首,使中国在列强的进攻面前稳住了阵脚,获得了喘息的时间,从而避免了中国被殖民的命运。试想,如果慈禧和光绪当时被联军打死,或者被俘虏,中国将会面临怎样一种严峻的局面?南美洲的印加帝国,在国王被西班牙人俘虏后,整个民族被挟持,用了整整一屋子的黄金也没能把国王换回来,最终亡国绝种。从这一点来看,慈禧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

闻知联军攻北京,山西巡抚毓贤于是率军进京勤王。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慈禧和光绪,遂一同回到太原。

到太原后,喘息未定。忽闻联军劫掠保定后,追驾西来,众人皆惊。慈禧下懿旨,令各关口严防死守。

北京被联军攻破,两宫逃到山西的消息传来,全省震动。很多人都不敢相信。大家知道列强凶猛,但这也太快了吧。还有,不是全国各地的义和团都进京了吗?几百万人呢,还有神灵护佑。几百万人就挡不住几万联军?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将其淹死啊。

不相信归不相信,行动还是得行动。

很快,泽州县令下令本县的义和团员去天井关协助防守。这样,蒋胜就带着一帮人,到了天井关。

而八国联军在侵略北京后,在华北平原上展开了拉网似的屠杀。针对中国,德皇威廉二世发表了臭名昭著的演讲:“你们如果遇到敌人,就把他杀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谁落到了你们手里,就由你们处置,以至于再不会有哪一个中国人敢于对德国人侧目而视。”

为了征服中国,威廉二世派了德军前总参谋长瓦德西元帅亲自来中国指挥作战。

德国军队在华北的军事行动,则充分贯彻了威廉二世的主张。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屠杀掉了一百五十多万中国人。至此,义和团运动土崩瓦解。再有谁说什么刀枪不入,神仙转世,也没人相信了。

德军在华北的行动如入无人之境后,信心大涨,为了争取在华的更大利益,德国下定决定要擒拿慈禧和光绪。

朝廷对于中国人的重要性,远在万里之外的德国人已经了解透了。

只要逮住慈禧和光绪,殖民中国就唾手可得。从此,德国就会像英国一样,也拥有了广大的殖民地。

德皇威廉不胜欢喜,下了命令“消灭此等专制之民族,落后之种族,正当其时。望再接再厉,消灭匪首,殖民中国”。

德法联军手持洋枪,所向披靡。为了保护慈禧和光绪,一支支清军部队奋不顾身地来阻止联军的前进,但正如螳臂挡车,一一被屠杀殆尽。

不久,德法联军得知慈禧和光绪逃到了山西。于是,他们就决定进攻山西。

山西与华北平原紧密相连。与华北平原不一样的是,山西多山。

在华北平原上横冲直撞了几个月后,很多德国士兵第一次见到了大山。刚见到大山时,这些德国士兵心中更多的是兴奋和新奇。但是几日行军下来,这种新鲜感已经变成了震撼。

在绵延不绝的大山面前,不管是什么人,都是那么的渺小。翻过一座山,又是一座山。爬过一道梁,还有一道梁。山山梁梁沟沟谷谷,无穷无尽绵延不绝。以至于,德国士兵们看着这些山,似曾相识又不尽相同,产生了幻觉,不知这几日到底是在往前冲还是在原地走。也分不清到底是山在走,还是人在走。

不久,这些士兵就遇到了当地义和团的骚扰,时常听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喊声。

德军发射子弹扫射,却找不到一个团民,德军万枪齐发,而大山上除了出现一些仔细查看可发觉的小小的弹坑外,并无多大变化。在险要的谷底,德军总是受到从天而降的石头袭击。德军仗着武器精良,抱着争功的心态,勇往直前。团民则仗着对地形的熟悉,居高临下,不停进攻。山路漫长,岭高谷深,德军几日追击下来,已是首尾不接,筋疲力尽。

突然之间,很多德国士兵对山产生了畏惧。这种畏惧是人面对大自然时的渺小感。遥远的东方,在欧洲人眼里曾经是那么神秘。在《马可•波罗游记》里,中国被描述得好像天堂一般美好,激发了一代又一代欧洲人的好奇心。没想到,区区几万欧洲士兵就轻易攻下了中国的首都。攻下中国的首都后,中国的神秘感一下在欧洲人眼里消失了。中国哪里是什么天堂,不过是一块待人宰割的肥肉罢了。几个月以来,德国士兵在广袤的华北平原上想怎么抢就怎么抢,想怎么杀就怎么杀。

只是他们没想到,中国不仅有广袤的平原,还有茫茫的大山。

茫茫的大山,在德国士兵眼里就好像成了一个个怪兽,张牙舞爪,怎么赶也赶不走,退回去吗,不可能,已经追了这么远了,退回去岂不前功尽弃?前进吗?或许还有胜利的希望。虽然大山看起来茫茫无际,也不知中国的皇帝躲哪里去了。但只能坚持,唯有坚持,才能胜利。他们想着:“优秀的德意志民族绝对不能屈服于这些低劣的亚洲人”。德皇的命令,就像一声声号角,依然在激励着德国士兵的斗志。

德意志帝国在全球的殖民竞争中属于后起之秀,德国崛起后,世界已经基本被瓜分完毕。北美、澳洲、印度成了英国的殖民地,南美成了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地,东南亚和非洲也早已被瓜分了。环眼世界,只剩下中国是没有被殖民的大陆。

殖民中国,就成了德意志帝国的最后希望和不容放弃的机会。“殖民中国,建功立业,德皇万岁,德国必胜”的口号声在山谷里回响不绝。

但德军显然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因为,几日的急行军后,他们来到了娘子关前。

娘子雄关,位于太行山脉西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这里,德法联军遇到了数千清兵。这些德军已经习惯了成千上万地屠杀中国人,区区几千人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清军则充分利用居高临下的优势,给予德军于顽强的阻击。德军纵然英勇,但终究没有翅膀。不可能飞过去。山上的清军扔下的大石块,滚到德军面前就像一枚枚威力无比的炸弹,碰之者非死即伤。德军士兵开枪射击,清军则躲在石头后,子弹又不会拐弯,武器装备精良的德军徒唤奈何。德军奋勇发动了一次又一次冲锋,虽伤亡众多,却寸步未进,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前进的计划。

这一仗,对德军信心的打击是致命的。他们本来以为殖民中国唾手可得,就像西班牙以区区一百多人就征服了印加帝国一样,但没想到欲征服中国却连娘子关都过不去。尤其是,当他们得知娘子关只是其后巨大山脉的门户,中国国土有三分之二是山时,德军彻底丧失了继续追击的勇气。装备精良、弹药充足的德国军队损失惨重的消息,给予整个联军极大的震撼,也让八国联军对中国有了崭新的认识。在此之前的八国联军眼里,中国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就像美洲、印度、非洲、澳洲一样,谁先抢到就属于谁。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块肥肉里竟然有块硬骨头。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也清醒过来,给德皇威廉二世上书说“无论欧美日本各国,皆无此脑力与兵力可以统治此天下生灵四分之一”。

这一战,改变了八国联军在攻占北京后,膨胀了的想一举瓜分中国的狂妄心态。也扭转了西方世界,十六世纪殖民美洲,十七世纪殖民澳洲,十八世纪殖民印度,十九世纪殖民非洲,二十世纪殖民中国的殖民主义势头。在此之前,挟消灭印第安人、奴役非洲人、征服印度人之惯性,西方世界还没有遇到过像样的对手。西方世界将征服古老的中国作为殖民主义之最终目标和最后一块拼图。只是,他们没料到,中国人不是印第安人,不是非洲人,也不是印度人。

这一战,是如日中天的海洋文明与巍然不动的大山文明的直接交锋。

这一战,大山顶住了冲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九回 巍然不动》有一个想法

  1. “爱国不是从众,爱国是对国家整体利益的贡献,爱国是平时的默默无闻做善事,爱国是一种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无论如何,爱国不能为私心而妨碍国家的利益,爱国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阿门

    “ 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但是,历史的很多必然可以归结于偶然,每每念及此处,无不扼腕痛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