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扶清灭洋

上回书说到,王康胜想要冯岐岐的枪,冯岐岐问他原因。

王康胜说,“你不知道,我爷爷和我的命都是洋枪搭救的。自被搭救后,一直想请一杆来供奉。”

冯岐岐听这么一说,倒是犹豫起来,想“自己当初买洋枪是为了辟邪用的,没想到他要来供奉。虽然现在不辟邪了,留着没用,但就这么转出去还真有点舍不得。”

于是,冯岐岐说,“我这可是花了高价,从邯郸一路背回来的。”

王康胜听冯岐岐这么说,接口道,“你出个价吧。成也罢,不成也罢。”

冯岐岐咬了咬牙说,“一百两银子,分文不少。”

王康胜没想到自己多年盼望的洋枪竟然只需要区区一百两银子,于是二话没说,就取了一百两银子,交给了冯岐岐。

冯岐岐接过银子,把枪交给了王康胜。

王康胜自从供奉洋枪后,大烟馆的生意越来越好。后来, 他见游手好闲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在他儿子王春喜失业后,就在大烟馆旁边开了个赌场让王春喜来管理。

这些游手好闲的人中,就有杨继廷。

原来,杨天健前两年已经去世了。在去世前,他对杨继廷说:“我一辈子风里来雨里去,才积累下了这万贯家产。你可一定要珍惜,不可学那纨绔子弟啊。”

杨继廷牢记父亲的话,辛苦奔波,可是生意却越来越少。头一年还盖了五处房子。可是又听说朝廷在到处抓什么维新分子,弄得人心惶惶。后来,干脆一年都接不到一单生意,建筑队就慢慢散了。

王春喜一直在杨继廷手下负责管账。他见杨继廷一年到头没有什么生意,也就不来了。现在王康胜开了赌场,王春喜就负责管理起赌场来。

不久,王春喜就发觉赌场里的人很乱、脾气也暴,需要有人帮自己镇住场才行。他想都没想,就想到了杨继廷。

如果杨继廷愿意帮自己镇场,那赌场就高枕无忧了。因为,杨继廷不仅名气大,而且武艺高。只要打出他的名号,方圆百里都是无人不知。

杨继廷听王春喜这么一说来意,本来是不想答应这个事的。因为杨天健在世时,既不抽大烟,也不赌博,对杨继廷管教很严。所以杨继廷从来没有去过这些地方。

但后来,禁不住王春喜说,“咱们是好兄弟,你不帮我谁帮我?让你镇场,也不需要你亲自出马,只要有你的名号就行了。”

杨继廷听这么一说,碍不过情面,何况自己的确无事可做,找不到推却的好理由,于是只好答应了下来。

有一天,杨继廷听说卫邦达居然光顾了王春喜的赌场,就跑过去看了看。

一看,果然如传闻一般,两个管家在卫邦达旁边站着,身边放了一斗元宝。

杨继廷想,“不愧是两广总督的孙子,果然财大气粗。”

一众赌徒看到卫邦达这个阵势,都吓懵了。谁也不敢上去试试。

卫邦达看到这里,呵呵冷笑一声,“偌大个山河镇,难道竟没有个对手吗?”

连说了两遍,大家都默不作声。

杨继廷听了,脸上有点挂不住。

卫邦达一边说,一边用手拨弄了一下斗里的元宝,哗哗作响。然后对两个管家说,“山河镇里都是胆小鬼,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们别处玩去。”

说完,就起身要走。

杨继廷听到这里,就站起来,说了句,“且慢。”

然后对卫邦达说,“我陪你玩玩。”

卫邦达问,“你有银子吗?”

杨继廷转头对赌场里的人说,“各位,咱们今天有贵客上门,不能不好好招待,让人家看不起。杨某今天出门急,没有带银子。还望各位凑个份子,日后如数奉还。”

众人听杨继廷这么一说,就纷纷从口袋里掏出银子,递给杨继廷。杨继廷让王春喜把每一笔都记了下来。不一会儿,也有了半斗。

卫邦达看到杨继廷有了银子,就坐了下来。

两个人从下午一直赌到第二天早上。赌场里众人也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赌局,都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着,不肯走。

一夜下来,卫邦达居然把一斗元宝都输给了杨继廷。

输完后,卫邦达站起身来,说了声,“幸会”。就跟两个管家骑着马走了。

杨继廷赢了一斗元宝后,高兴得合不拢嘴。把借来的银子还给众人后,就抱着半斗元宝回了家。

走到关帝庙附近,正好看见褚景德和郑次枫相跟着来上学。

郑次枫就问,“杨大哥,怎么起这么早?”

杨继廷说,“哪里起早了?一夜没睡呢。”

郑次枫就问,“哎吆。一夜没睡,去哪里快活了?”

杨继廷说,“刚从赌场出来。”

郑次枫就羡慕地说,“去赌场好啊。如果我不需要上学的话,就跟你去赌场玩。”

褚景德听了,就拽了拽郑次枫的衣袖,二人进关帝庙去了。

原来,褚景德自从搬出关帝庙后,就住到了郑占元家里,与郑占元的儿子郑次枫同吃同住、一起上学、一起放学。

一开始,褚景德并不愿意住到郑占元家,还是郑占元说家里书多把褚景德吸引过来的。

郑占元家里的书果然多。为了郑次枫,郑占元可是下了大功夫,将历年的样卷都买了来,供郑次枫钻研。可惜郑次枫不是读书的料,每天看三个字就头疼,看十个字就比杀了他都难受。但如果说街上有什么热闹事,他每每都是站在最前排。对于吃喝嫖赌,更是无师自通。如果不是郑占元逼着郑次枫上学,郑次枫早辍学了。

而褚景德一看到这么多书,真是喜上眉梢。每天放学后,就一头扎到了书堆里,细细分析每一篇文章。不几年,学业又有了很大进步。对于乡试,褚景德可谓志在必得。

又过了几天,正是关帝庙会,学校停课一天。因无学可上,褚景德就和郑次枫相跟着来看庙会。

只见那善男信女,都纷纷来关帝庙上香。

却见几个人捧着一块匾额,上边写着“有求必应”四个大字,进了关帝庙。

匾额后边跟着一个汉子和一个娘子。那汉子和娘子手里各抱着一个婴儿,三步一磕头,一直磕了过来。

郑次枫定睛一看,却认识这个汉子,其姓蒋名胜,是一个铁匠。

只见蒋胜和娘子到了关帝神像前,蒋胜把怀里的婴儿也递给娘子,自己端着匾额,送给庙祝,庙祝当场将这块匾额挂在了墙上。

郑次枫看蒋胜挂了匾额,就凑了上去问:“蒋叔,你因何献这么大块匾额?”

蒋胜说:“你不知道,我们这关帝庙是极其灵验的。我结婚几年,一直无子,去年和娘子来到关帝庙求子。回去不久,就有了身孕,还怀的是龙凤胎,你说灵不灵?现在小孩已经满月了,今天正是来还愿的。”

褚景德听在耳里,不由心里一动,乃对郑次枫说:“既然极其灵验,那我今天也许个愿。”

于是褚景德乃跪在神像前,说:“求关帝爷保佑我金榜高中。如得成所愿,必重修庙宇,再塑金身。”

郑次枫听褚景德这么说,也跪了下来,说:“求关老爷保佑我高官厚禄,年年少不了您的高香。”

两个人各自许完愿,又随着人流走了出来。

走出庙门,却见一群人正围着一个人争论。只见那人手里拿着几张纸,纸上不知写的什么字,正在与众人唇枪舌剑。

郑次枫一看这个汉子,却原来也是认识的,乃是村东的李明世。

李明世只因小时候闹饥荒时,被传教士救过,遂信了天主教,至今已有二十多年。

只听李明世说:“我们祖祖辈辈都受骗了,信的是假神。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真神,该信真神了。”

旁边一个围观的人就说:“你信洋人的神,我没意见。但你不能信了洋神就不认咱们自己的神。”

李明世就说:“现在,西方国家都兴旺发达,还打到中国来了,难道还不说明西方的神比中国的神更厉害?”

另一个人说:“中国文明几千年,外国文明才几年?你说咱们的神是假神,但我们几千年文明都是洋神给的吗?在元朝时,咱们不还打到了西方?依我看,你信的那洋神才是假神呢。”

李明世说:“世人果然愚昧,不识真假。主啊,请救救他们吧。”说完,又想把手里的纸发出去。

郑次枫这才看清,原来李明世手里拿的是一些宣传单。

而众人呢,则像躲避瘟神一样避之唯恐不及。

正在吵吵嚷嚷间,蒋胜还完愿出来了。他看到围了一圈人,就问郑次枫是怎么回事。

郑次枫说:“李明世信了基督教,来庙会上捣乱来了。”

蒋胜一听,就问李明世:“你是想吃敬酒还是吃罚酒?”

李明世看了一眼蒋胜,就说:“我不吃你的酒,只想救你们。”

蒋胜火冒三丈,就说:“你既然不吃酒,就给老子滚得远远的,不要再来庙会上说三道四。我们有关老爷,用不着你来救。”

李明世知道蒋胜是个粗人,不想与他一般见识,就悻悻地走了。

众人见李明世被蒋胜赶走了,纷纷叫好。

李明世回到家里,就与父亲李致良谈论起了今天发生之事。

李致良一听他今天去庙会上宣教了,就大吃一惊,说:“我们信什么,自己信好了,千万不要惹事生非。你说你信的是真神,别人说他信的是真神。谁也说服不了谁,冲突起来怎么办?”

李明世说:“基督为了拯救众人,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我们又有什么不可献出的?既然信了主,认识了真理,难道不应该分享给众人吗?神父也说了,众人越愚昧,我们的宣教才越有意义。”

李致良说:“信主可以,但不必这么自负。我们毕竟生活在中国,出了事,你是吃不了兜着走。”

李明世嘀咕了一句:“自负,也是因为有本钱。”就没有再吭声。

过了几个月,县城有集会,蒋胜就担着一担铁器去卖,经过村口,看见大槐树下围了一群人,他就挤了进去。一看,树上贴着两张纸。

有那识字的就读了出来,

神助拳 义和团 只因鬼子闹中原
劝奉教 自信天 不信神 忘祖先
男无伦 女行奸 鬼孩俱是子母产
如不信 仔细观 鬼子眼珠俱发蓝
天无雨 地焦旱 全是教堂止住天
神发怒 仙发怨 一同下山把道传
非是邪 非白莲 念咒语 法真言
升黄表 敬香烟 请下各洞诸神仙
仙出洞 神下山 附着人体把拳传
兵法艺 都学全 要平鬼子不费难
拆铁道 拔线杆 紧急毁坏大轮船
大法国 心胆寒 英美德俄尽消然
洋鬼子 尽除完 大清一统靖江山

读完这张纸,就有人齐声叫好。

于是那人又读起了另一张纸,上边却是一首诗,写的乃是

弟子同心苦用功,遍地草木化成兵。
愚蒙之体仙人艺,定灭洋人一扫平。

一说起洋人侵略中国,无恶不作,众人莫不义愤填膺。

“中华几千年在神灵的保佑下,兴旺发达。现在这些人不认祖宗,居然认起了外神。”

“这些人中邪了,拜起了鬼子,连自己的祖先都不认了。”

“这些人信外神,不让拜天,还说拜天不灵,我看他们的祷告才不灵呢。”

“求神拜佛,心诚则灵,凭什么说他们的灵我们的不灵?佛也好,道也罢,不管信什么都应该互相尊重才是,他们这是惟恐天下不乱呢。”

“洋人的神有什么好?难道中华几千年文明是洋神给的?”

“当今之形势,英法德美日侵略中国,正如五胡乱华。是要把中国人屠光杀尽呢。”

“听说那美洲,本来是中国人的地盘。可是,那里的中国人都被洋人杀光了。”

“华人乃是神所造,洋人乃是魔鬼造。所以洋人号称洋鬼子。”

“那洋鬼子,最不讲人伦。父女行房,母子通奸,真是屡见不鲜。史书上就有记载,王昭君出塞嫁到了匈奴,在丈夫死了后,竟然又嫁给了继子。这还是离我天朝近的,那些离我天朝远的,伦乱到什么程度,更无法想象了。”

“洋人根本就没有礼仪,也不懂君臣父子之道。洋人虽然也是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但是一旦长大成人,就与父母一刀两段,根本就不懂孝顺二字。你说,这与禽兽有什么差别?”

“就包括那洋码。何如我方块汉字?你道那洋码是何来历?说孔子周游列国,到了外国,这些外国人没有文字,于是哀求孔圣人替他们造字。孔子想,我中华文字本是仓颉所造,乃教化圣民所用。这些愚笨之人如何能学会?正不知如何答复。这时,孔子骑的马撒了一泡尿,在地上留下圈圈点点。洋人大喜,赶快用笔录之,这才有了洋文。”

“我中华大地,礼仪之邦,岂能让洋教横行?”

“横竖都是死,不如竖着死。”

“反洋人不反朝廷。”

“我们山西巡抚毓贤,本来是在山东领导义和团的。因为领导有方,立了大功,故被朝廷派到山西,以壮大义和团运动。”

“扶清灭洋,人人有责,我山西岂能落于人后?”

说到这里,只见人群中一个人“啊呀”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蒋胜一看,乃是冯岐岐。众人赶忙把冯岐岐扶了起来。

过了半天,冯岐岐缓缓的说:“我乃是关帝转世。”

大家一听关帝转世,纷纷跪在地上。

蒋胜不信,就问:“你说是关帝转世,可有何凭证?”

只听冯岐岐说:“义和神功,自是凭证”。话音刚落,右手一举,已是一把明晃晃的钢刀在手。一个箭步跳出去,就到了一棵碗口粗的松树面前,手一挥,那棵松树被断为两截。

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把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磕头如捣蒜一般。

冯岐岐说:“只因洋人乱华,本神特临人间,荡妖除魔。”

蒋胜看到这里,也跪了下去,跟众人一起说:“愿随关帝驱驰。”

冯岐岐指着蒋胜说:“我已看出来了,你是千年槐神转世。快快请起,不必下跪。”

蒋胜大惊,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是神仙下凡,头脑中恰如翻江倒海一般,不知说什么才好。

冯岐岐说:“望尔等齐心协力,助槐神扶清灭洋。”

说完后,又哎呀一声,昏了过去。过了良久,睁开眼睛,见众人围着自己,就问是怎么回事?

众人知道关帝已经走了,乃都跪向蒋胜,说:“请槐神发话。”

蒋胜闭上眼睛,定了半天,方睁开眼,徐徐地说:“尔等听清。今华夏不宁,我特地下凡,指挥尔等保家卫国。”

众人齐呼:“愿听调遣”。

于是,蒋胜也不去卖铁器了,当场命令众人各自回家,取出锄头、铁锹、锤子、镰刀、棍棒,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县城方向走去。因为蒋胜知道,在县城外有一个教堂。

结果等他们走到那儿的时候,发现那个教堂早已经被别的义和团烧了。

烧不成教堂,众人就垂头丧气地往回走。一边走着,蒋胜一边和大家商量,接下来还能做点什么?

突然,人群中有人喊:“咱们去把那个洋货铺烧了吧。”

听到这里,人群一下兴奋起来。洋货铺,竟然带个洋字,该烧。

蒋胜越想,越感觉洋人可恶。洋火,洋油,洋钉,我中华大地,不经意之间竟然成了洋货的天下。

不想不得了,一想吓一跳。洋人真是太狡猾了,无孔不入。长此下去,我中华大地非洋化不可。

一大群人就急吼吼地去砸洋货铺,郑占元正在铺里坐着,一群人就冲了过来。郑占元见势不妙,赶紧跳窗逃走。

陈崇儒正在店里,来不及逃走,被抓个正着。众人见陈崇儒居然来买洋货,气不打一处来,不分青红皂白就将陈崇儒拖出去打了一顿。一边打,一边说:“再让你崇洋媚外。”

蒋胜顺手捡起陈崇儒丢下的洋火,点了一把火,将洋货铺烧了个红光满天。

迎着火光,蒋胜大声说:“凡与洋字沾边,已是不吉。”

有个人就问:“那么洋枪呢?”

蒋胜说:“洋枪虽利,何如我义和神拳?”

那人就说王康胜家有支洋枪,蒋胜率领众人冲到了王家,王康胜正在吸大烟,被从床上拽了起来。

“你的洋枪呢?”

王康胜一看这么多人冲了进来,吓得一哆嗦。被众人按在地上,赶忙说“再也不敢抽了。”

“不是烟枪,是洋枪。”

王康胜听了半天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不是烟枪。这时,已经有人在他家里把那把洋枪找了出来。

“王康胜,你的洋枪虽利,敢与我比试比试嘛?”蒋胜问道。

众人群情激昂,对着王康胜大吼:“有本事使出来呀”。

王康胜吓得大气不敢出,没想到弄了一把枪,惹出一身骚。哪里还敢抬头?

“洋枪虽利,何如我中华神功?”

蒋胜说完,抡起一把大铁锤,几下就把那支洋枪砸了个稀烂。

众人齐声叫好:“所谓洋枪,也不过如此,还不如铁锤呢。”

蒋胜得意洋洋地踱了几步,高喊“洋火虽好,哪比我神州燧石?洋枪虽利,不如我中华神功。”

众人齐呼“义和神拳,扶清灭洋。”

砸完洋枪,众人还不解气。这时,有人就提出来,神父虽然没找到,但可以找信教的。

一人听到后,问:“李明世家不就是教民吗?”

那人接口说:“我就经常看见他去县城边的教堂。”

冯岐岐听了,说:“我还亲眼看见他与那个洋神父说过话呢。”

蒋胜听到这里,想了起来,就说:“对。去年,我还亲眼见他在关帝庙发过传单呢。”

于是,一大群人很快把李明世家包围了起来。

只见李明世家大门紧闭,门口挂着一副对联。“八福仁居内, 三常爱为先”。

蒋胜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踹开大门,就冲了进去。

李明世看见一大堆人进来,吃了一惊。

蒋胜见了李明世,大喝一声:“李明世,你这个卖国贼,里通外国,数典忘祖,真是罪该万死。”

李明世反驳说:“我信教,但是不卖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怎么血口喷人?”

大家不容李明世辩解,抡起锄头就打了起来。

一边打,还一边说:“你们不是信上帝吗?让你们的上帝来救你们吧。”

李明世一家九口,当场打死六个。只有李明世的父亲李致良带着孙儿李友泽和孙女李友慧一早去县城赶集,尚未回家。

众人打死六口人后,有那知道的一数,说:“少了三口,斩草务必除根”。

李家祖孙三口刚回到山河镇,就听说家里人都被打死了。正如惊弓之鸟,东躲西藏。先是找到一户亲戚家避难,但这户亲戚也不敢收留。又赶忙逃到了另一户朋友家,另一户朋友也不敢让他久留。

不大一会,蒋胜率领的义和团听说了他们三人回来的消息,就开始寻找。

他们三人慌不择路,看到一户大院子,就跑了进去。很快蒋胜领着义和团就追了过来。

这家院子的主人,正是杨继廷。

杨继廷在赌场上赢了几局后又去喝酒。喝完酒后,与几个少年正醉醺醺地回家。刚走到家门口,就见蒋胜领着一群人围了过来。

杨继廷见状大怒:“何人在我家门前撒野?”这帮少年也跟着说:“睁开你们狗眼看看,这是撒野的地方吗?”

蒋胜见到杨继廷领着一群人,倒也被震住了,蒋胜说:“杨继廷,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只要交出三个人来,我们马上撤”。

“凭什么让我交人,你算老几?”杨继廷酒劲发作,没好脾气。

蒋胜忍住气,说:“那是三个教民,跑到你家去了。”

杨继廷说:“什么叫不叫的,我不管。反正这是我家,除非你有朝廷圣旨,要不,我想让谁进,谁才能进。没有圣旨,就给我滚。”

蒋胜听了大怒,领着几个人抡起铁钎,就要扑过来打杨继廷。

杨继廷呵呵一笑,指着家门前的一个石狮子问“是你们结实,还是这个狮子结实?”蹲下身去,轻轻一提,一个三百斤重的石狮子被他举到了头顶。用力一扔,狮子越过众人的头顶,飞到了三丈开外。瞬时,人群全被震住了。

蒋胜知道杨继廷会武,但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力气。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这石狮子砸过来,众人都没命了。

蒋胜看到杨继廷怒目圆睁,知道说理没有用。他盘算着如果真的打起来,不一定能捞着便宜。犹豫了片刻,说:“你真是不识好歹”,于是就领着义和团员走了。

杨继廷回到家里,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天色将黑,床前跪着三个人。一个老头,一个后生,一个丫头。

杨继廷一看,正是李致良和孙子孙女。

李致良说:“多谢杨壮士救命之恩,若有来日,必当厚报。”

杨继廷就问:“你们是如何到我家的?”

虽然同在一个镇上,但是两家素无交集,所以杨继廷与李致良并不熟悉。

李致良乃将情况一一道来,说到家人被打死后,泪如雨下。

杨继廷现在酒已经醒过来了,一听是信教的,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现在全中国都在杀信教的,杨继廷岂能不知道?杨继廷虽然不信教,但也不认为只要信教的就该杀。何况,整天听老母念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眼前有三条命呢。

想到这里,杨继廷乃说:“教者,不外乎人心向善,奈何因信仰不同而必欲置之于死地乎?”

又索性做好人做到底,说:“我虽鲁钝,也知人命关天,怎么能随便打死人呢?杨某家虽然简陋,但养你们三人还是不成问题的,请放心在我这里呆着。那些拳民,不用担心,无非是仗着人多势众而已,我一人足可对付。”

李致良说:“杨壮士虽然愿意收留,只是现在搜捕得紧,担心在此久留,连累了壮士。”

杨继廷沉吟半天,乃说:“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倒不如到莒山上找一山洞,躲避起来更为稳妥。”

于是,趁天黑,几个人连夜到莒山找了个山洞,让三人躲了起来。杨继廷给三人留下了粮食被子,安顿好后,连夜又下了山。

第二天一早,蒋胜就领着官兵到杨继廷家来捉拿李家三口,而杨继廷还在呼呼睡觉呢。

官兵们翻箱倒柜,找了个遍,怎么也找不着人。

蒋胜喊杨继廷,杨继廷是烂醉如泥。终于喊醒了,却是一问三不知。

蒋胜看杨继廷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只好领着官兵走了。

过了几天,蒋胜听说各地义和团都去了北京,就也计划去北京。还没定下来,就接到了知县的通知,让去天井关报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八回 扶清灭洋》有一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