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 留学考试

入职培训结束后,芥子就进入了质检室正式工作。

实验室的老王是个技术员,已经工作二十多年了,经验非常丰富。他给芥子仔细介绍了实验室的仪器设备。说,“这些操作都很简单,你是大学生,肯定一学就会。有什么不懂的,你问我就行。”

说罢,交给了芥子一大摞操作手册,说,“你有空可以把这些手册先看看,早晚用得着。”

第二天,芥子刚到实验室没多久,就有个女生,拎了五瓶溶液来让芥子检测。

芥子一看她拎的是葡萄糖溶液,就打开了分光光度计。

正要测量,忽然想起老王说的,“药品要按标准流程来测量。”

于是,又手忙脚乱地找出操作手册,翻到了检测葡萄糖溶液的标准流程。

一边看着标准流程,一边按照说明将葡萄糖溶液用滴管加到了比色杯里,很快就测出了一瓶溶液的浓度。

芥子在测量的时候,女生在旁边笑盈盈地看着,芥子突然感觉很自豪。

谁知忙中出错,芥子在清洗比色杯时,用力过猛,将比色杯摔到了水池里。只听清脆的一声响,比色杯碎了。

比色杯碎裂的同时,老王也恰好走了进来。他一看,说:“惨了。就只剩两个石英比色杯了,还让你摔碎一个。”

出了这种差错,芥子羞得无地自容,连连向女生道歉。

女生也安慰芥子,说:“没关系。”

芥子答应女生尽快让她拿到结果,女生扭头,嫣然一笑走了。

女生走了后,芥子问老王:“这可怎么办?”

老王说:“赶快再订一个吧。不过要十天才能收到,有可能耽误工厂的生产进度。”

听到这里,芥子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没想到刚到公司就出了这么大个差错。

过了一会儿,女生回来了,问:“能不能三天拿到结果?我们经理说产品还等着出厂呢。”

芥子说:“好的,我一定想办法。”

女生走了后,芥子赶紧给比色杯供应商打电话,

一个石英比色杯,居然就要二百块钱,都赶上芥子一个星期的工资了。芥子订的时候,一方面感觉心疼,一方面又感觉对不起单位。

订了比色杯。果然如老王所说,十天才能到货。

芥子问:“可不可以加急?”

供应商说:“加急也需要五天时间。”

放下电话,芥子又想,“还有什么办法呢?”

忽然想到,何不去北京兴华大学找老师借一个救急呢?

赶快打了出租车到母校,找到化学老师。化学老师说:“这怎么能借呢?学生们每天做实验都要用。”

芥子就问:“可不可以学生做完实验后借我用一下呢?当天借,当天还。”

化学老师说:“这倒可以,不过也不需要当天还。只需要明天早上十一点以前还回来就行了。学生的实验是明天下午。”

说完,就找了一个比色杯,递给芥子。

芥子接过这个比色杯,小心翼翼地放好,又打出租车回到了北京药厂。

到单位后,同事们都已经下班了。芥子赶紧进入实验室,将借来的比色杯进行校准,测定剩下的几瓶溶液。

真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比色杯,检测进行得很顺利,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剩下的几瓶葡萄糖溶液全测完了。

测完葡萄糖溶液后,芥子将比色杯收好。想着明天一大早起来,就将比色杯还回去。

在下班的路上,芥子突然看见了那个女生。就和她打招呼:“这么晚了,你才下班?”

女生反问说:“你不也一样吗?”

芥子说:“我是为了测你那几瓶溶液,所以下班晚了。我已经把它们都测完了。”

女生说:“是吗?你在哪里找的比色杯?”

芥子将整个过程说了一遍,女生道声谢,说明天去取结果。

芥子第二天一大早去北京兴华大学还了比色杯后又返回了单位。不一会儿,女生到了,将结果交给她后,又聊了一会儿。

芥子自我介绍说,“我叫杨芥子,今年刚毕业,你叫什么名字啊?”

女生说,“我叫沈欣,也是今年刚毕业。”

芥子问,“你是学什么的?”

沈欣说,“我的专业是生物医学。”

芥子问,“你既然学的是医学,可会帮人看病?”

沈欣说,“给病人看病的是临床医学。我学的生物医学是利用新材料做的人工器官,比如人工肺、人工心和人工耳膜等。”

芥子不知道还有人工心,就问,“人工心是怎么回事?难道人没了心再装个人工心还能存活?”芥子还想,“如果这样的话,那商朝的比干被挖心后岂不还能活下来?”

沈欣说,“心脏其实就是一个泵,负责全身血液的流通,人工心就是模拟心脏的功能做的一个泵罢了。”

芥子问,“如果连心都能用人工的,那岂不是以后身体的哪个器官坏了,换一个人工的就行?”

沈欣笑了笑说,“只要大脑还是那个人的就行。如果用了人工大脑,那可就不是那个人了。”

芥子说,“电脑不就是人工大脑吗?”

沈欣说,“嗯。如果换成人工大脑,就不再是那个人了,而是一个机器人。人工大脑属于人工智能领域,不属于生物医学范畴。”

说完,沈欣就拿上检测报告走了。

过了一个月,正是周末,芥子骑车去公司旁边的大学打篮球,却看见沈欣骑着自行车从旁边飞快地过去了。

芥子望着沈欣的背影,纳闷地想, “她来这儿干什么呢?”

第二个周末,芥子就还在原地漫不经心地守着。不一会儿,沈欣骑车过来了。芥子就追上去想打个招呼,沈欣却骑车飞奔。芥子一直追到了大学的图书馆,只见沈欣将车停好后,走了进去。芥子也将车停好,走进了图书馆。

只见沈欣找了张桌子,打开书包,取出书坐了下来。

芥子很纳闷,“她已经上完大学了,怎么还这么用功读书呢?”

于是装模作样地走过去,故作惊讶地说:“呀,原来你也在这里?你在看什么书?”

沈欣说:“我正在准备美国研究生入学资格考试,计划出国留学。”

这样的回答,让芥子很惊讶。在这之前,芥子既没有见过留学生,也没有想过出国。就问:“你为什么要出国,国内不是很好吗?”

沈欣说:“一上大学,我爸就鼓励我出国留学。我现在已经考完了托福,只需要考完研究生资格考试,就可以申请美国的学校了。”

芥子听了,如当头一棒。本来对沈欣颇有好感,还想试着追一下呢。没想到她要出国,顿时感觉两人之间出现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芥子在旁边找了个座位坐下,心不在焉地翻着一本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过了半个时辰,芥子问沈欣:“你计划什么时候参加资格考试?”

沈欣说:“还有五个月。”

芥子奇怪地问:“一个考试怎么需要准备这么长时间呢?”

沈欣笑了笑,说:“你以为呢?光单词就要记一万多,还要练习阅读、逻辑和数学。实际上,我已经准备了半年多了,这还算短的。我以前的一个师兄,一上大学就准备出国,一直准备了三年多呢。”

沈欣说这话的时候,芥子想到了成语对牛弹琴。不幸的是,芥子自己就是那头牛。

告别沈欣,芥子也没心思去打篮球了,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在床上躺着。

一直躺到半夜,也没睡着,忽然想着:“既然她能出国,难道我就不能出国?”

第二天,就去书店里买了一本美国研究生资格考试的单词书回来。翻开一看,全是不认识的生词。越想越生气:“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学毕业生,怎么能一个单词都不认识呢?”

硬着头皮又翻了几页,居然还是一个单词都不认识,芥子这下连自信心都没了。气恼之下,干脆把这本书扔到了床底。

过了几天,沈欣又过来检验样品了。见面第一句就问:“听说你也在准备资格考试?”

芥子大吃一惊,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问:“你怎么知道的?”

沈欣眨眨眼,笑眯眯地说:“这是个秘密,不能告诉你。”

芥子说:“我哪里在准备考试?只是买了一本单词书而已。”

沈欣说:“不要那么谦虚。咱们是同事。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不要客气。”

放完样品,沈欣走了,但那个笑眯眯的样子还一直留在芥子的脑海里。芥子忽然想:“如果我去参加考试,是不是就会得到她的好感?况且,她说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也是个套近乎的机会。”

这么想着,芥子忽然对这个考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好不容易捱到下班,芥子飞奔回宿舍,在床底找出了那本新买的单词书。翻开一看,里边的单词虽然还是不认识,但也变得面目可亲起来。

过了五个月,芥子听说沈欣要报名参加考试了,就不假思索,也报了名。

当在计算机上把试卷做完后,成绩就当场出来了。芥子一看分数很低,心情顿时沉到了谷底。硬着头皮走到考场外,正好碰见了沈欣。

沈欣问芥子,“你考了多少分啊?”

芥子不高兴地说,“考得不好。”

沈欣问,“考得不好,是多少呢?”

芥子却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

沈欣急了,说,“不管高低,已经考完了,你说一下不就得了。”

芥子说,“实话跟你说吧。我对出国没有兴趣,是为了追你才参加这个考试的。现在考完了,分数这么差,肯定出不去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俩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沈欣笑着说,“不管以后有没有交集,你说一下分数呗,怕什么呢?”沈欣还是想知道。

芥子听沈欣说到这里,只好把分数告诉了沈欣。

谁知,沈欣听罢分数后却说:“傻瓜,你这是高分啊。申请全额博士奖学金,没有问题的。”

芥子听了,很是意外,就问,“这么个成绩,怎么能是高分呢?”

沈欣说,“你不要再吊我胃口了,好不好。真的是高分呢!”

听到这里,芥子高兴了起来,但还是犹豫地问,“你确定是高分?”

沈欣说,“当然了,我准备了那么长时间的考试,难道还分不清高低分?”

顿了顿,沈欣说:“既然考完了,我们俩一起准备出国留学吧。”

芥子听了,说,“好吧。”直到现在,芥子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已经迈过了出国留学过程中最重要的一道门槛。而在这以前,他只是专心准备考试,并不清楚留学到底有什么要求。

接下来,沈欣给芥子系统介绍了一下出国留学的流程,“首先,你要趁热打铁把托福考了。凭你的研究生资格考试成绩,通过托福考试应该没有什么悬念。考完托福,就是申请学校。申请一个学校平均要五百元人民币。”

听到这里,芥子问,“一般人会申请多少个学校呢?”

沈欣说,“这要因人而异。有人申请得多,会申请二三十个。有人申请得少,也要申请十几个。因为一年只有一次申请机会。如果今年申请不成功,就得再等一年。所以,当然是申请得越多越保险。”

芥子说,“申请这么多学校,如果拿到好几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怎么办?”

沈欣说,“很多人都是担心一个录取通知书都拿不到,所以各种档次的学校都会申请几个。有好的,也有差的。万一申请不到好的,也有差的保底。但如果拿到了好几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也没关系,只要留下那个最好的,把差的拒绝了就行。”

芥子说,“看来申请学校就需要至少五千元,出国还有其它花费吗?”

沈欣说,“出国的花费多着呢。申请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拿到通知书后,就要开始办出国手续。国家培养个大学生不容易,要出国就得返还大学四年国家的培养费一万块钱。然后是预约签证,需要一千元签证费。签证如果顺利的话,就是买飞机票了,一张飞机票要五千元。”

芥子问,“现在留学都要坐飞机了吗?看前人的一些传记,留学都是坐轮船,一直要坐两个月呢。”

沈欣白了芥子一眼,说,“你看的传记都是解放前的吧。现在出国留学,哪还有坐轮船的?都是坐飞机,十二个小时就到美国了。”

芥子说,“还有其它花费吗?”

沈欣说,“你到了美国,人生地不熟,最起码要准备好一个月的生活费。保守估计需要一万元钱。”

芥子问,“不是会申请到奖学金吗?怎么还需要自己带钱?”

沈欣说,“虽然有奖学金,也是一个月才发一次。你刚去第一个月,还没有干活儿,谁会给你奖学金?”

芥子说,“如此算下来,岂不至少还需要三万块钱?我们这一个月八百元的工资哪够啊?”

芥子说到这里,明显底气不足。因为一个月八百元的工资,除去日常开销,剩下的连三百都不到。

沈欣说,“是啊。我爸一直鼓励我出国,早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你既然要出国,也得跟你爸说才是。”

芥子心事重重地回到宿舍,开始翻来覆去盘算出国的事情。没想到一个背单词的无心之举,竟然会发展到真的出国。而出国,竟然需要花费这么多钱。

想了两天,芥子鼓起勇气,给杨致行打了个电话,说,“爸,我计划出国留学。”

杨致行冷不丁听芥子这么一说,很惊讶地问,“你为什么要出国留学呢?国内不是很好吗?”

芥子说,“我计划出国读博士,考试已经通过了。”

杨致行问,“除了考试,还要办什么手续呢?”

芥子说,“还需要办各种手续,需要三万块钱。”

杨致行沉默了一下,说,“你上大学一年的学费是两千元。三万块钱,可是相当于你上十五年大学的学费呀。”

芥子说,“是啊。数目很大,所以得跟您商量。”

杨致行说,“你周末抽空回趟家吧。这么大个数字,咱们全家人当面商量比较好。”

到了周末,芥子就坐火车回了老家山河镇。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