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虽胜犹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不说陈崇儒在京师心灰意冷,单说杨天健在广西驻防,一开始人生地不熟,不久以后,倒也混得如鱼得水了。而日常与一个江苏过来的武举,姓吴名平广的都司,最为投缘。

原来,朝廷因为法国侵略,广西边防吃紧,遂在各地调兵遣将,充实广西边陲。吴平广本来驻扎在广东,遂也被调到了广西。

过了三年,因为立了军功,杨天健和吴平广都升为了参将。

因法国占领越南河内,百姓流离失所,杨天健遂率部随广西巡抚潘鼎新进驻越南谅山。

到谅山后,潘鼎新亲自去前线视察,见法军声势浩大,乃电告李鸿章曰,“法军分路图犯谅山,我军恐不可恃。”

战争尚未打响,李鸿章却已经在与法军商量和谈的可能。现在听潘鼎新说法军势大,深恐失了锐气,乃奏报朝廷。

朝廷降旨曰,“断不能退守示弱。如彼族竟来扑犯,唯有与之接仗。”潘鼎新接旨后,遂在三军宣告朝廷旨意。三军将士听了,同仇敌忾,坚定了战斗的决心。

一日,杨天健率队巡逻,正遇法军来犯,遂奋勇冲击。潘鼎新指挥大军就势掩杀,法军败退三十里。

谅山获胜后,潘鼎新马上电告了李鸿章,说,“三军将士同仇敌忾,杀退法军三十里,杀死上百人。”

电报发出去后,潘鼎新不仅没有收到李鸿章的嘉奖,反而收到了命令,“如再次遇到法军,不许战胜,只可战败。战胜不道,战败则退”。

潘鼎新拿着李鸿章的命令,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不让战胜,而要求战败呢?”

原来,李鸿章这时与法国已经谈妥了,深恐伤了和气,前功尽弃,于是不准潘鼎新战胜。

潘鼎新无可奈何,只好宣告三军,“如再与法军相战,许败不许胜。”

三军将士听到这样的命令,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不久,法军重新来攻,杨天健振作精神,指挥本部奋力冲杀。却不料驻扎在谅山的潘鼎新听闻法军来攻,就脚底抹油跑回了中越边境的镇南关。

杨天健寡不敌众,只好撤退。进入谅山后,又遇到了撤退下来的吴参将。二人见军火粮草堆积如山,却找不到巡抚,深恐落入法军之手,遂放了一把火,将军火粮草烧了后撤退至镇南关。

法军则一路追到了镇南关。潘鼎新见状,遂从镇南关退奔广西龙州。全军见主将逃跑,群龙无首,顿时溃散。

杨天健见大军溃散,阻拦不住,只好领着本部人马且战且退,心里好不懊恼。“千里随军,原指望杀敌立功,保家卫国。没想到朝廷许败不许胜,主将不战而逃,全军不战而溃。真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正这么退着,忽见前边迎头赶来一军。杨天健派人去问,原来是老将冯子材率军赶到。杨天健见冯子材部军容严整,遂加入了冯军。

原来,张之洞已从山西巡抚调任两广总督,他见法军在越南节节进逼,遂奏请朝廷启用老将冯子材帮办军务。

待冯子材搜集各路溃军,赶到镇南关时,关门已经被法军烧毁了。废墟上,留着一根木柱,用中法双语写着“广西的门户已不存在!”

将士们看到这里, 莫不义愤填膺。杨天健就欲向前,把这根木柱拔掉。冯子材见了,喊了声,“杨将军,且慢”。

扭头对众将说,“我们的门户,被法国人烧毁了。但只要我们同仇敌忾,就能用法国侵略者的头颅,重建我们的门户。”

众将听了,士气大振。

法军在烧毁镇南关的关门后,就驻扎谅山,磨刀霍霍,欲一举拿下镇南关,攻入广西,占领华南。

法国大使见形势有利于法国,遂不肯在和约上签字。李鸿章眼看前功尽弃,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也很后悔发出了不准战胜的命令。

大敌当前,冯子材请各路军马,勿分彼此,同心报国。众将遂一致推举冯子材为前敌元帅。

冯子材考虑再三,决定联合在越南的刘永福黑旗军一起攻打法军,只是还差一个得力人手去黑旗军跑一趟。于是问,“诸位将军,有谁愿意去越南跑一趟,联络刘永福的黑旗军,共同抗法?”

问了三遍,诸将皆默不作声。

诸将默不作声,并非不想为国效命,实乃事出有因。

盖因这黑旗军乃是太平军分支,而诸将皆是镇压太平军出身。互相之间敌对多年,皆欲置对方于死地,怎么肯去联络?就是去联络,那刘永福会同意吗?

杨天健见诸将默不作声,遂昂首而出,说“杨某愿往。”

冯子材遂叮嘱说,“杨将军此去,责任重大。争取黑旗军配合与否,关系到抗法的成败。将军一定要好言抚慰刘永福,以民族大义为重,使黑旗军捐弃前嫌,同心抗法。”

杨天健说,“末将得令,定不负所托。”遂领了军令状,走出营门,而众人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杨天健怀揣着冯子材手书,换了衣服后,翻山越岭,抄小路绕过法军,到了黑旗军驻地,被巡逻的哨兵逮个正着。

哨兵听说是冯子材派来的,就将杨天健搜索一番,押到了刘永福大营里。

杨天健把冯子材的手书送了上去,刘永福接过来,看也不看,就放到了案头。问,“大胆满奴,见了本帅为何不下跪?”

杨天健冷笑一身说,“我是朝廷命官,堂堂汉人,岂能给你下跪?”

刘永福说,“冯子材镇压太平天国,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我还没找他,他倒是送人上门来了。正好与我祭旗。给我拖出去斩了。”

几个兵就走上去拖着杨天健往外走。

杨天健见此情景,哈哈大笑。

刘永福见杨天健大笑,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于是问杨天健,“你死到临头,为何不怕,反而发笑?”

杨天健说,“我不笑我死,而笑你不走生路走死路。”

刘永福于是问,“生路如何?死路如何?”

杨天健说,“你盘踞越南,现在法国来侵占越南,无你容身之处,可不是死路么?我朝廷大军来征法军,一日掩杀过来,你成过街老鼠,可不是死路么?你怎么看都是死,却不知悔悟,可不可笑么?”

刘永福听了,问,“那么生路又如何?”

杨天健说,“生路就是与朝廷合作,共同抗法。得胜后,自有你一份功劳,可不美事?虽说你是太平天国,不喜欢满人。可是,满人毕竟长于我中华大地,与汉人手足相连,这法人却是外来敌人。现今形势?岂能不帮手足而帮外人乎?”

刘永福问,“国难当头,自当同仇敌忾。我黑旗军岂能落于人后?只是,如果抗法胜利了,尚好说。如果抗法失败,我该如何自处?”

杨天健说,“两军相逢勇者胜,现在说失败,未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然而,关系到生死存亡的事情,又不能不仔细考虑。只要你与朝廷合作,万一抗法失败,也无后顾之忧。通过抗法一战,你必将与朝廷和解。成功了,自可驻守越南。失败后,也可回归中国。中国万里河山,岂无你生息之所?”

刘永福听到这里,恍然大悟,赶紧站起来给杨天健松绑,说,“将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子起死回生,后半生全赖将军了。不知将军尊姓大名,我愿和将军结为八拜之交。”

说吧,就扶着杨天健上座。杨天健不便推辞,遂与刘永福八拜,结为异姓兄弟。

拜完后,刘永福拆开冯子材的信,细细读了一番,约定听冯子材调遣,仍让杨天健带了回去。

冯子材收到杨天健带的回信后,大喜。遂定下了瓮中捉鳖的抗法大计,在镇南关布置妥当后,又令杨天健和吴参将带着一拨人马去策应黑旗军。

话说吴参将的父亲几十年前被太平军杀害,吴参将为报父仇乃习武从军。听闻黑旗军乃是太平军旧部,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想着要寻机杀死刘永福。

于是,他来找杨天健商量,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岂能共事?况刘永福一个反贼,常年为朝廷心腹大患。今可趁机除之。”

杨天健听了,苦劝不可,说,“报父仇,私也。报朝廷,公也。今法人进逼,尤须精诚团结,岂可因私仇而失公义。大敌当前,精诚团结犹无胜利把握,岂可自相残杀?如你杀死刘永福,那谁来抗击法军?今日如果杀死刘永福,明日还有谁敢跟朝廷合作?”

说了半天,吴参将终于被杨天健说动,答应不杀刘永福,同心抗法。

法军凭恃武器精良,不把清军放在眼里,扬言要于三月二十四日攻镇南关。冯子材闻讯,决定先发制人,遂于三月二十一夜出关寻敌。

法军没有料到中国人竟敢来主动进攻,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死伤众多。

法军统帅闻知后,火冒三丈,第二天领大军到了镇南关前,以大炮轰关,誓一举占领中国南门。

冯子材率领中军在正面严阵以待,两侧的清军则对法军形成合围之势。刘永福带领的黑旗军则在后方出击,截断了法军的退路,法军遂成瓮中之鳖。

法军四面受敌,军心动摇。法军统帅见状,决定依仗火炮优势,集中兵力在正面进攻,只要攻下镇南关,其围不解自破。

强敌当前,冯子材下了死令,有后退者立斩,清军遂拼死抵抗。

至午,法军炮火轰破长墙,如潮水一般从缺口涌入。冯子材率领二子,手握长矛,冲了下去与法军肉搏。

众军见主帅奋不顾身、老当益壮,士气大振,皆冲下去与法军肉搏。法军见中国兵人多势众,终不能支,只好撤退。退没多远,被黑旗军拦个正着,杀得溃不成军。

杨天健正在搏杀之际,只见吴参将冲出阵地,连砍了三个法兵后,终被火枪击中。

杨天健赶紧跑过去抱住吴参将,吴参将用力睁开眼,说,“杨大哥,国仇家恨,今日可一了百了了。”

杨天健说,“你为国尽忠,你父在天之灵一定很欣慰。”

吴参将从身上摸索出一个玉麒麟,说,“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我今天不行了。在我去世后,如果你能把他送给我的幼子。我将感激不尽。见到他后,就跟他说,大仇已报,爸爸和爷爷都在天上保佑着他,唯愿他快乐长大成人。”

吴参将说完,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杨天健接过玉麒麟放好后,将吴参将的尸体拖到一棵芒果树下,草草掩埋,又搏杀去了。

法军兵败如山倒,连主帅都受了重伤。清军则乘胜追击,连复四州。越南人见中国军队到来,士气大涨,纷纷加入清军,誓赶走法军,收复国土。

巴黎收到法军在镇南关大败的电报后,遂马上拍电报给驻华大使,令其尽快与中国缔结和约。

镇南关大捷后,冯子材也八百里加急向上告知了两广总督张之洞。张之洞看了,大喜,赶紧给李鸿章发电告知,但毕竟比法国慢了一拍。

李鸿章在尚未收到镇南关大捷的消息时,正为法国不肯签字而郁闷。今见法国居然主动要求缔结和约,遂不假思索,马上接受。字刚一签完,就收到了镇南关大捷的消息。

李鸿章大惊,思虑再三,决定遵守和约,停止交战。

根据和约,越南沦为法国保护国,不再向中国进贡。所有在越的中国军队,立即撤回。

清前敌将士皆扼腕痛恨。张之洞得知李鸿章缔结和约的消息后,上电力争,说法国人既然能根据前线战况决定是战还是和,咱们中国人就也应该根据前线战况来决定是战还是和,哪有打了胜仗还退兵的道理?要缔结和约,也应该以当前战况作为议和的基础,而不能打了胜仗反而退兵。

李鸿章见了张之洞的电报,脸上急得一阵白一阵红。想了半天,决定请旨。

不久,张之洞就收到了圣旨曰:“你前番在我军失利时,说我军只可保境坚守。现在我军胜利了,你怎么就不提保境坚守了?现在命令你马上通知各营停战撤兵。倘有违误致生他变,惟你是问。钦此!”

张之洞读了复旨,知道是李鸿章在捣鬼,气得手脚冰凉,大骂李鸿章卖国。

冯子材正欲一举恢复越南。无奈朝廷下了死令,只好挥泪撤兵。

杨天健气愤不过,乃上书请战。

书曰,“南宋时岳飞北伐,进至朱仙镇,欲直捣黄龙。不料奸臣秦桧当道,岳飞被十二道金牌召回,十年之功,毁于一旦。

今日我军气势如虹,正应乘胜追击,恢复越南。此时撤军,南方三千里藩屏,将拱手送人。大清朗朗盛世,自无奸臣当道,因此撤军之事,还望三思而行。”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