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回 谈论方程

芥子过年回家,前脚刚进门,卫向东后脚就领着卫晶晶进来了,手里还拎了二斤蜂蜜。

一进门,卫向东就说:“芥子啊,你真是厉害。今年夏天你辅导了卫晶晶几天,她的成绩就从全班第二十五名前进到了第八名。太感激你了。今年你还没放假,我就天天向你爸打听你哪天回家。请你在寒假期间务必再辅导一下卫晶晶。”

说着,就把蜂蜜放到了桌子上。

芥子说:“向东叔,你这么客气干啥?辅导就辅导吧,拿什么礼物?”

卫向东:“礼轻人意重,请你千万不要推却。”

于是,芥子在寒假期间又抽空辅导起了卫晶晶。

有一天,芥子正在看电视,忽然电视里播放出一段哀乐来。

芥子换了个频道,不久又是一段哀乐。连换多个频道都是如此。

芥子很奇怪,不知这电视怎么了。

一直到了晚上,全家人围在一起看新闻联播,才知道是邓小平逝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芥子非常震惊。杨致行喃喃地说,“邓小平对我们家有恩呐。如果不是邓小平恢复高考,我们村就是保送一百个大学生,也轮不到我们家啊。”

芥子知道在文革时期实行的是保送制度。只有村支书、队干部的子弟才有希望被保送。像杨家这样无权无势的,别说保送上大学了,连上高中的希望都很渺茫。

正说着,郑金龙的妈妈进来了。一见面就说,“芥子,你总算回来了。你和我家金龙关系好,你要帮我劝劝他。”

芥子问,“阿姨,金龙怎么了?”

金龙妈说,“金龙啊,一点都不听话。给他找黄花大姑娘,他不要,只要寡妇周忠燕。你说,咱们好好的人家,又不是娶不上媳妇,为什么要娶个寡妇呢?真是把脸都丢尽了。”

芥子听了,说“阿姨,你也不要太较真了。如果他俩互相喜欢,就让他俩自主罢,你就别干涉了。”

金龙妈说,“你不知道,咱们农村不比城里。在城里,那女的嫁了一家又一家,还有人要。在咱农村,初次结婚非得黄花大姑娘不可。而寡妇,只能嫁个二婚。你说,咱们是初婚,怎么能娶个寡妇呢?”

芥子说,“阿姨,现在这社会越来越开放,只要人家俩人看对眼,你就不要太计较了。二婚如何,初婚又如何?最后不都是要看两人如何相处吗?”

金龙妈叹了口气说,“你这是在外边上了大学,心变了。算了,跟你说也是白说。”说完,站起来扭头走了。

金龙妈前脚刚走,金龙就进来了。

芥子见到郑金龙就说,“你妈刚才来过了。”

郑金龙就问,“是不是来说我和周忠燕的事情了?”

芥子说,“是啊。”

郑金龙说,“我跟周忠燕好上了,谁知我妈死活不同意。”

芥子说,“你跟你妈好好沟通一下吧。她无论如何,毕竟是长辈。”

郑金龙说,“现在我们俩没法沟通。我妈警告我说,只要我敢在她面前提周忠燕的名字,她就去上吊。”

芥子说,“你妈性格怎么这么偏执呢?”

郑金龙叹息着说,“她就这样。认准的死理,九牛都拉不回。”

正在这时,陈守信进来了。陈守信听说芥子放假回家了,就过来玩。

郑金龙问,“守信,还在考大学?”

陈守信说,“是啊。还在复习。”

郑金龙说,“大学这么难考,干脆别考了。”

陈守信说,“再试一次。如果今年考不上,就不考了。”

芥子问陈守信,“你今天没在猪场帮忙?”

陈守信说,“现在猪场里招了个人,不怎么需要帮忙了。说起来,这个人也是咱们村的。”

郑金龙问,“是谁啊?”

陈守信说,“是卫向东。今年丹河造纸厂倒闭了,他也下岗了,而他老婆两年前就下岗了,现在家里没有收入。我爸听说了,就让他来猪场帮忙。”

芥子问,“他的女儿可是卫晶晶?”

陈守信说,“是啊。”

芥子说,“每天上午卫晶晶都过来补课。这姑娘很上进,正努力考高中呢。”

陈守信说,“按她这家庭条件,能考个中专或者师范最好。早日工作,减轻家里负担。”

郑金龙说,“卫向东以前可是个能人啊,不仅自己从农民转成了正式工,而且把老婆也转成了正式工,当年的双职工家庭不知羡煞了多少人。谁料到风水轮流转,现在居然双双下岗了,要钱没钱,要地没地。”

芥子就问,“丹河造纸厂什么时候倒闭的?李喜顺岂不也下岗了?”

陈守信说,“丹河造纸厂去年年底倒闭的,效益不好,污染又大,政府就把它关了,职工全下岗。李喜顺是领导,待遇要好得多。”

第二天,卫晶晶又来补课了。

杨芥子说,“卫晶晶,知识改变命运。你一定要努力学习,好好地考个学校。”

卫晶晶嗯了一声。

过完年假,芥子回到了学校。又过了一学期,香港就要回归祖国了。

为了观看香港回归祖国的仪式,宿舍的同学都早早地围在了电视机前。零点时刻,当英国国旗缓缓降落、中国国旗缓缓升起时,全都激动地站了起来。

芥子想,“一百五十年前,发生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战败,被迫把香港割让给英国,至此拉开了中国百年屈辱的序幕。今天,马上就要到二十一世纪了,香港终于回归了祖国,可谓雪了百年之耻。”乃兴奋作诗以记之。

百五年前,鸦片战争。中国战败,割让香港。

民族厄运,就此展开。列强侵华,国土沦丧。

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天佑中华,重立东方。

改革开放,国富民强。香港回归,中华兴旺。

很快,大二就结束了。大一和大二要上数学和物理等基础课,而到大三和大四就不再上数学和物理等基础课,只上专业课了。

想到大学期间再也不用上数学和物理了,芥子忽然有点失落感。虽然这两门课很无聊,但从小到大上了这么多年,突然说没就没了,还是很让人怀念的。

果然,晚上熄灯后,就有人说起来了。

朱京说:“我生平最痛恨的是数学课,以后总算是再也不用上了。”

刘安华说:“物理折磨了我这么多年,终于熬出来了。高考时,要不是物理差了那么一点,我也不会被调剂到咱们专业。”

说着说着,大家就想,既然以后再也不用上了,今天何不总结一下这些年所学过的数学和物理方程,说一下自己最喜欢哪个。

杨芥子马上说:“我最喜欢的是不确定性原理。小时候,我爸爸就老是说我干事情马虎,不够精细。如果我早知道有这个不确定性原理的话,也就不用挨那么多批评了。”

鲁泰说:“是啊。你就可以对你爸说,根据不确定性原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干得处处精细。”

这时候,许江开口了:“量子力学中的不确定性原理是在微观条件下才适用的,你就不要给自己的毛病找借口了。”

鲁泰说:“这你就不懂了。不确定性原理在日常生活中也是有用的,这个原理其实就阐明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做到尽如人意。例如,又快又好,实际上,往往是快了好不了,好了快不了。如果两者要兼顾,那也只能是比较快,比较好。绝不可能又快又好。”

杨芥子说:“这倒有点道理。想那《西游记》中,唐僧取到真经后爱如至宝,但依然破了一页。孙悟空的解释是因为天地本不全,现在,我们也可以解释是因为不确定性原理。”

尤建勇说:“诸位。我们要谈论方程,这不确定性原理可不是方程啊。”

吕广礁说:“你太土了。不确定性原理是可以用方程式来表述的。

△x 是坐标的不确定度,△p 是动量的不确定度,这两者之积大于等于普朗克常数h除以π自然是圆周率。”

刘安华说:“这虽然是个方程,但是是个不等式。为了讨论范围不至于过大,我们还是讨论等式吧”。

这么一说,大家就都开始了冥思苦想。

何白山首先说:“学了这么多年,我认为最牛的方程还是

1+1=2

这个方程是一切方程的基础。没有它,什么其他的方程都是白搭。这个方程最牛的地方是,甭看简单,但是没有人能够证明出来。连陈景润也只是证明了1+2=3,离1+1=2还差一截。”

许江说:“我想不通怎么这1+2=3还需要证明?一个指头,加两个指头,不就是三个指头吗,陈景润也真是无聊,几十年如一日就为了证明这么个东西。哪怕就是1+1=2,我也能证明,一个指头,再加一个指头,不就是两个指头吗?”

杨芥子说:“这1+1=2哪像你说的那样?这是哥德巴赫猜想,认为任何一个偶数都可以表达为两个质数之和,世界上还没人能证明呢。”

鲁泰说:“既然你说了1和2,我来说个3、4、5。我认为,最牛的方程非中国古代就发现的勾股定理勾三股四弦五莫属

勾股定理源于大禹治水,大禹通过勾股定理得出了高度和距离的关系,从而治好了洪水,并进而明白了治理天下的规则。”

吕广礁说:“勾股定理虽然出名,但是不如万有引力定律厉害。

G是万有引力常数, m1m2分别代表两个物体的质量,r是两个物体之间的距离,F就是这两个物体之间的万有引力。即,两个物体之间的万有引力与两个物体的质量成正比,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这可是牛顿在苹果树下发现的。没有这个方程,什么火箭升天,卫星旋转都是不可能的。你想,连冥王星都能推算出来,这还不算牛?”

许江说:“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一看见班花就走不动路,原来我们之间有万有引力。”

杨芥子说:“班花不仅与你有万有引力,与所有人都有万有引力,你就不要做梦了。要想吸引班花,还得有比万有引力更强的力才行。”

尤建勇说:“不仅需要有更强的外力,还得有内力才行,这个内力就是化学反应。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化学反应,外力再强也是白搭。当然,我认为最牛的方程应该是氢气和氧气生成水的化学反应方程

H2代表氢气, O2代表氧气,H2O 代表水。

你想,人类吸了这么多年的氧气,还喝了这么多年的水,谁又能想到氧气和水是亲戚?”

朱京说:“这个方程虽然牛,但是比不上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

E代表能量, m代表质量, c是光速。

根据质能方程,质量与能量竟然可以相互转化。因为这个方程,才有了原子弹,够牛了吧。当然,这个方程牛的地方不仅是制造了原子弹,而且是因为它的普遍性。任何东西只要释放了能量,质量都会相应的减少。比如一块烧红的铁从热变冷,释放出了热量,同时也就变轻了,减少的质量等于释放出的热量。就包括你那个化学反应方程,也得遵守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

朱京说:“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虽然牛,但是比欧拉方程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依我看,最牛的方程应该是欧拉方程

数学界五大常数,0,1,自然对数的底数e,虚数i,圆周率π全被这个公式如饺子一般包进来了。更绝的是只用到了加号和等号,够牛了吧!”

刘安华说:“朱京,这个欧拉方程听起来太费劲,依我看最牛的方程应该是

王+八=兲

王加八等于天

这个一下炸了锅。

鲁泰说:“胡扯,王加八不是王八吗?怎么等于天了?我看,二加八等于天还差不多。”

尤建勇说:“二加八怎么能等于天呢?应该是二加人才是天。”

刘安华说:“王加八真等于兲呢,这个兲字,与天一样,在康熙字典上有的。”

众人都不信。

刘安华见没人相信,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半夜跑到学校的图书馆,借了本《康熙字典》回来。大家都已经睡着了,还是硬被刘安华喊醒了,一看,还真有这么个兲字。

这下,大家都服了,说:“刘安华,你是国学大师”。

暑假来了,芥子没有回家,给杨致行写了封信说是“忙于学业”。

杨致行收到芥子不回家的信,很是失望。但又想到芥子是为了学业,就也理解了,于是提笔写了回信。

芥子我儿你好,

来信收到。闻儿被评为三好学生,甚慰。

爸爸很好,你妈妈身体也很好,请勿挂念。

闻我儿暑假忙于学业,不能回家。我和你妈妈虽然很想念你,但也予以理解。自古道“忠孝难以两全”,我儿既已考上大学,成了国家的人,就当好好学习,为国效力,方不辜负家人之期望。

某年月日于山河镇

芥子收到杨致行的回信后,就安心在学校呆了下来。

暑假期间芥子呆在学校里不回去,理所当然是以学业作为幌子,而更重要的是不用再受杨致行的约束了。

杨致行满脑子封建思想,家里实行的一向是封建家长制。家里有什么事情,最后都是杨致行一锤定音。

很小的时候,芥子就认清了这一点,所以一向采取的是恭顺以对的态度,因为知道抗争也是徒劳。

当然,很多时候杨致行的决定都是正确的,所以芥子也没抗争的必要。

但是,自从考大学以来,父子俩产生了好几次争执。

来到大学后,芥子对专业不满意,杨致行却认为专业很好。关于专业的好坏问题,父子俩争论了很多回。

大一时,芥子想退学复读,蒋佳洁也支持芥子退学,但杨致行却坚决反对。几番争论,无法达成一致。最后,杨致行以一言九鼎的封建家长做法,否决了芥子的退学要求。

芥子垂头丧气地回到学校后的一段时间,甚至将对专业的不满迁到了杨致行身上。因此,想到可以在暑假期间无拘无束地生活,不受父亲的约束,芥子不仅暗自得意。

当然,芥子不回家的另一个原因是想暑假打工。学校里每年暑假都要求学生实践,而在大一的暑假,芥子在家乡却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实践机会。所以,大二的暑假,想着还不如留在学校打工呢。

实际上,宿舍里八个人,有六个人暑假不计划回去。尤其听高年级的师兄说,暑假可以打工挣钱。这对于读了很多年书,却从来没有挣过一分钱的大学生来说,着实具有很强的诱惑力。

另外,芥子也希望通过打工挣钱来减轻家里的负担。

这么想着,就越来越兴奋。

“说不准,能通过暑期的打工将未来的学费都挣回来呢。”

还想着:“万一打工挣了大钱,就开一家公司。”

芥子甚至还想到:“如果公司做大了,可能得像比尔盖茨那样休学。只是,以爸爸的脾气,他肯定不会同意我休学的。”

这么胡思乱想着,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与尤建勇讨论打工的事情,却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两个人商量了半天,尤建勇忽然记起,在中央电视塔下看到过招工的摊子。于是,两个人就坐公共汽车到了中央电视塔。转了一圈,有招木工的、漆匠的、装修的、家教的、发传单的、收名片的。

芥子左看右看,都不符合自己的心理预期。最终,挑了个发传单的工作,决定试一试。尤建勇说这些活儿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没有报名。

芥子报了名后,招工的说第二天九点准时到中央电视塔下集中。

第二天早上九点,芥子到了中央电视塔,找到了那个招工的人。然后,与十几个人挤上了两辆面包车。开到一个小区里,那领头的塞给每个人一捆五百页的传单,要求给每户的门上塞一张。塞完后,再来他这儿领新的。下午两点钟收工。

芥子抬头一看,都是六层高的楼,就一幢楼一幢楼地爬,挨家挨户地塞,从早上十点钟一直到下午两点钟,紧赶慢赶,连中午饭都没顾上吃,才终于塞完了一捆。

到集中的地方一看,大家都已经到齐了。

那个领队的按每捆十元,给大家发了工资。有领到二十元的,有领到三十元的,还有一位竟然发了四捆,领到了四十元。芥子因为只发了一捆,只领到了十元,心里很是不高兴。

领队的开车将大家一一送回了各自的学校。最后车里还剩下芥子,那领队的又给了芥子十元。

芥子问为什么。

领队说:“发传单后,我们都有人负责抽查。唯有你是一户不漏地塞了进去。其他人都是在一个楼里胡乱塞几张,还有人甚至将传单都扔到了垃圾箱里。”

芥子说:“你既然知道他们是胡乱塞的,那你怎么还给他们发钱?”

领队说:“那么多人都胡乱塞,我也没精力一一确认。再说,这本身是个体力活儿,管得太严,就没人干了。但是,我发觉你这个人认真负责,非常少见,所以想和你长期合作。”

芥子听到这里,心想:“本来不知发传单是怎么回事,今天算是体验了一下。自己作为一个大学生,还是应该找个有技术含量的活儿为上。”

芥子就谢绝了领队的好意,回到了学校。

回到学校后,先花十元钱买了个小炒。又拿剩下的钱在旁边的水果店买了一袋水果,拎回宿舍。尤建勇一看,问:“打工回来了?”

于是讲了这爬一天楼挣了二十元之事。

尤建勇说:“你爬一天楼才挣二十元,还不如我站一天就挣了十八元呢。”

芥子问:“你是怎么挣的?”

尤建勇说:“我听隔壁宿舍说,紫禁城里在拍古装剧,需要群众演员,我就去了。扮演兵丁可以一天挣十八元,扮演太监可以一天挣二十元。咱堂堂男子汉,岂能扮演太监?于是就扮演兵丁,工作很简单,就是穿好戏服,在二百个兵里站着。”

芥子听到尤建勇也干的是没有技术含量的活儿,不仅对暑假打工挣钱的想法产生了怀疑。

后来,芥子看到一个家教的广告,说要辅导高中生考大学。一周三次,每次两小时,一小时十元。

芥子想:“这个倒是有点儿技术含量。普通的家教不过一小时五元钱,这个竟然是十元钱。”

于是就应聘了这个家教。这个家教却是有试用期的。先试讲一次,如果辅导的好,才能正式上任,有机会辅导完整个暑假。但是,如果辅导的不好,随时可以解聘。

这家父母一个是报社编辑,一个是大学教授,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按理说两人的水平辅导小孩都没有问题,可惜,两个人工作都忙,儿子又不听家长的话,所以只好聘请家教来辅导。

芥子通过试讲,家长和学生都很满意,于是就正式干了起来。

然而,学生家离芥子的学校很远,得坐十站路,转一次公共汽车才能到。

讲了三个星期后,芥子有了点积蓄。为了家教方便,就买了一辆自行车。

于是每个星期一、星期三和星期五都会骑车去家教。

芥子很快就发觉国家图书馆正好在去家教的路上。于是,每次都会在家教的时候去国家图书馆泡一会儿。

后来,干脆就真的像给杨致行家书里写的“忙于学业”那样,每天去国家图书馆读起书来。

暑假快结束了,芥子收到了杨致行汇来的学费和生活费,打工挣大钱的想法早已经烟消云散了。

因为芥子暑假期间没有回家,杨致行为了与芥子联系方便,咬咬牙,花钱装了一部电话。

在电话里,杨致行告诉芥子:“陈守信今年终于考上大学了,学的是律师专业。也圆了他爸爸让他学法律的梦。”芥子不禁为陈守信高兴。

杨致行又说,“周忠燕嫁到山东去了。”

芥子问,“她怎么嫁到山东了?”

杨致行说,“她认识了煤矿上的一个山东小伙子,就跟人家走了。”

芥子问,“她不是想嫁给郑金龙吗?”

杨致行说,“郑金龙他妈死活不同意。周忠燕看不是办法,就干脆远嫁了。”

芥子问,“周忠燕远嫁,周建国老师同意吗?”

杨致行说,“周建国老师哭的是死去活来,想着这辈子可能都难见到女儿了。我劝了他半天才好。”

快开学了,刘安华说,“老子都快穷疯了”。

一问,原来他的学费还没有着落。

芥子问,“你哥没有给你寄学费过来?”

刘安华说,“前几个月辽宁煤矿发生了透水事故,全国所有煤矿都被要求停业整顿。不让挖煤了,我哥也就没了收入来源。”

芥子给杨致行打电话一问,蒋红兵的煤矿果真被封了。

杨致行说,“蒋红兵本来见煤炭形势大好,刚贷款八十万升级设备,扩大经营。煤矿一被封,八十万打了水漂,银行来催账,把房子、车子都封了,现在暂住在老房子里,老婆陈守英正和他闹离婚呢。”

芥子听了,惊讶不已。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