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回 走私汽油

晚上,冯家就开起了家庭会议。

冯保山问冯志军,“今天跟你在一起的女生是不是王新梅?”

冯志军羞红了脸,半天挤出一个字,说,“是。”

冯保山说,“她家是要招上门女婿的,你可不要跟她好。我家就你一个男孩,不会让你出去的。”

听到这里,冯援朝也说,“爷爷说得对。咱家怎么会让你去当上门女婿呢?你不要跟王新梅来往了。你毕业后,咱们再买几辆大卡车,建个运煤车队,大干一场。有钱了,漂亮小姑娘还不是随便挑?”

冯志军答应了一声。

很快,要初中毕业了。

同学们都在讨论报什么志愿的问题。

大家都想报高中,考大学。

芥子回到家后,与杨致行和蒋佳洁商量。

蒋佳洁说,“报高中干什么?报个师范多好。毕业后就在咱们山河镇学校教书,离家又近,又是铁饭碗。”

芥子说,“考了高中,能上大学啊。”

蒋佳洁说,“你没见多少考上了高中,没考上大学的,最后不是又回家种地来了?咱不如一下考个师范,捧上铁饭碗。”

芥子说,“考上师范,一辈子就在山河镇出不去了。考上大学,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两人争执不下,这时,杨致行开口了,“从家庭负担的角度来说,当然是考师范好。上了师范,国家就管吃管住,家里再也不需要花一分钱。而高中三年,吃住和学费都需要家里掏钱。如果幸运的话,三年后考上了大学,这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也是很大的开销。如果不幸,三年后没有考上大学,则还得回家种地,倒还不如现在就考个师范呢。这其中的得失不能不让人斟酌啊。”

芥子没有吭声。

杨致行问,“你仔细考虑一下到底是想报高中,还是想报师范。”

芥子毫不犹豫地说,“我想报高中。”

杨致行问,“为什么?”

芥子说,“我想看看外边的世界。”

杨致行说,“如果以后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芥子说,“如果考不上大学我也不后悔,最起码我努力过了。最差的情况,我也是个高中毕业生。”

杨致行听到这里说,“既然你有心去外边看看,那就报高中吧。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第二天,芥子来到教室后,在志愿书上工工整整地写上了高中。

其他同学则大都写了师范。

一问,原来都是在家长的压力下放弃了报考高中。

尤其是王新梅,说,“我爸连师范都不想让我报,说女孩子读个初中就够了,去外边上学干什么?一去外边上学,就野了,再也收不回来了。还是我妈好说歹说,才同意了让我报师范。”

中考结束后,同学们各奔前程。杨芥子虽然报了高中,却并不指望一定就能考上高中。因为,山河镇好几年都没人考出去了。

杨致行见杨芥子中考完了,就决定让杨芥子学中医。于是,督促杨芥子在家读《黄帝内经》和《易经》。

一天,杨芥子正在家里读《易经》,只见杨致行兴匆匆地跑了回来,说,“芥子,你考上高中了。”

原来,山河镇这年考得特别好,居然一下考中了两个学生。杨芥子被高中录取,钱秀丽考上了师范。

除了这两人,其他同学自然什么学校也没有考上。

得知王新梅没有考上师范,王和平很是高兴。

王新梅又聪明又漂亮,是山河镇有名的美女,大家都说王和平有福气。王和平也对这个女儿抱有很大期望,一心只想长大后留在身边,招个养老女婿。

现在,既然王新梅没考上师范,也就不会离开山河镇了,自然也就不会变野了。

防止王新梅变野,是王和平的当务之急。一旦闺女变野,出去跟哪个小伙儿鬼混上,那可就收不回来了,也就别指望招什么养老女婿了。

得知陈守信落榜了,陈明礼就鼓励孙子复习一年,来年再考。

收到录取通知书一个月后,杨芥子就要去高中报到了。杨致行却突然担心起来,说,“到高中可一定得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要不,还不如直接考个师范呢。”

芥子听了,挥笔写了一首诗以答父亲。

《辞父》

求学经年未枉然,而今登上又一山。

雄鹰抛却罗网去,燕雀恋枝逐梦难。

蛟龙入海方有为,虎落平川岂不寒?

孩儿今日离乡去,学业不成绝不还。

杨致行看了诗,没有再说什么。

到学校报到后,找到宿舍,芥子就住了下来。

开学不久,省教育厅要求每个学生掌握一门实践技能。这些实践技能有计算机技术、市场营销、财务管理、机械制造等。

芥子感觉这些实践技能都高大上,离自己太远,又仔细把各种选项看了看,看到了养鸡技术这门课。大喜,想,“养鸡技术在农村很实用。我日后万一考不上大学,好歹也学了一门技术,可以回去办个养鸡场。”

于是,芥子就报了养鸡技术这门课。

谁料到,芥子一下子在学校出名了。

原来,芥子是全校几百个新生中唯一报养鸡技术这门课的。不久,本班的、外班的很多同学都知道有个叫杨芥子的同学报了养鸡技术。报计算机技术的同学多如牛毛,他们的名字却连提都没人提。

把名单报上去不久,班主任与芥子谈了话,因为养鸡技术这门课全校只有一个人报,课开不起来,所以取消了。另外,考虑到同学们学习计算机技术的热情,计算机技术这门课是肯定要开的,建议芥子改成计算机技术。这样,芥子虽然报的是养鸡技术,但不得不改成了计算机技术。

上了高中,就有了寒暑假,而没有麦假和秋假了。这样,也就不大能帮家里干农活儿了。

收秋时,杨致行开着拖拉机去地里拉豆子。在路上遇到了陈有智,陈有智问杨致行汽油是在哪里买的?

杨致行说:“家里还有半桶汽油,足够今年用了。”

陈有智说:“你这桶汽油算是买对了。你不知道,今年油价很高,还经常没货。很多拖拉机都成了铁疙瘩。”

杨致行顺口说:“今年不仅油价高,而且什么都贵。”

陈有智说:“钱是越来越不值钱了。看来,有钱还是应该买成物件才好。”

杨致行说:“对呀。这年头,如果把钱买成物件,就不怕贬值了。”

俩人闲聊了几句,就分开了。

收完秋没多久,杨芥子周末回家后去找陈守信玩。

陈有智看到杨芥子进来,问“上学忙不忙?”

芥子说:“还行,不是特别忙。”

陈有智说:“你上了高中,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大学。你和陈守信从小是好朋友,可要好好帮帮他。”

芥子说:“那是自然。”

陈明礼正在坑上坐着,看到杨芥子进来,非常高兴,就站起来迎接,说:“明道中学好哇。我年轻时好几个战友都是明道中学的,我们一起在山里打过游击。有一次日本鬼子来扫荡,三天没吃上饭。”

正在说话间,听到吱溜一声门开了,郑文泉领着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郑文泉指了指陈有智,说:“这就是。”

两个警察说:“你就是陈有智吗?跟我们走一趟。”

说着,就掏出了手铐。陈有智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办法,只好伸出手,带好手铐,跟着警察走了。

走到公社后,两个警察就将陈有智吊了起来,黑下脸来,问“老实交代,你买了多少走私油?”

陈有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记不起什么时候买过走私油。就说:“没有买过。”

那两个警察拿起警棍,噼里啪啦打了陈有智几十棍,说:“叫你不老实。”

陈有智突然明白过来,前一段时间从孙永光那儿买过两大桶汽油,莫非就是所谓的走私油不成?这么想着,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说话都语无伦次起来,说:“我买过油,但不是走私的啊。”

警察停止了打他,说:“买过就好。”

于是,拿过一张纸来,让陈有智签字。陈有智不肯签,警察说:“不怕你不签。”

于是,将陈有智的双手绑在身后,用一根麻绳,将两个拇指拴了起来。然后,将这根麻绳挂在大梁上,陈有智双脚离地,不由得悬了起来。说:“不急,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把你放下来。”

陈有智两根拇指火辣辣地疼,好像断了一样。

他的头脑在飞速旋转:“孙永光跟我说是他厂里多余的油,可以便宜卖给我,难道是走私油吗?可是,他没有告诉我呀。如果知道是走私油,打死我也不会买的。”

他这么想着,那两个警察拿来一副牌,在旁边玩了起来。

玩了一局,一个警察就出去了。另一个就在椅子上坐着,闭目养起神来。

过了一会儿,这个警察就回来了,说:“别的人都招了,现在就剩你还没签字。你是想坦白从宽呢,还是想抗拒从严?”

陈有智疼得已经受不了了,赶紧说:“坦白从宽”。

警察又拿来纸让他签,他哆嗦着手,硬是签了。

签完后,警察问他:“知道犯了什么罪吗?”

陈有智说:“知道,是走私罪。”

警察问:“走私的什么?”

陈有智说:“汽油。”

警察问:“上家是谁?”

陈有智说:“孙永光。”

警察问:“知道他的油是从哪里弄来的吗?”

陈有智说:“不知道。”

警察说:“他那油是倒卖的修二级路的油。最近修路的油被倒卖得厉害,所以我们才来查,一查就查到了孙永光。他供认你是主谋。”

陈有智大叫道:“冤枉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主谋?”

警察说:“你已经签字承认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难道没有买过油?”

陈有智说:“那么多买油的,怎么就我成了主谋?”

警察说:“就你买得多。别人只是买一桶,你买了两桶。你不是主谋,谁是主谋?”

陈有智被问了个哑口无言。他没料到,买了两桶油,居然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陈有智签字画押后,被判了一年刑。

陈明礼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抓走,身体一下就垮了。

他一方面恨自己教子无方,怎么就养了个走私犯?

他另一方面也恨自己老不中用,没能提前提醒儿子那油是走私油。

他又担心儿子在监狱里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他还担心儿子在监狱里被人欺负。

儿子被抓走了,他天天茶不思,饭不想,心神不宁。不到一个月,就卧床不起,危在旦夕了。

在临死前,陈明礼手里紧紧握着革命军人证书,喊了几声陈有智的名字后,眼角流出两滴清泪,就去世了。

在狱中的陈有智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放声大哭。

三个警察开着一辆警车押着陈有智回到了山河镇奔丧。在村口,给陈有智去了手铐,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护送着陈有智到了家门口。

陈有智一看,灵堂已经搭好,一切已经就绪。

他走到棺材前边,哭着说:“父亲,不孝儿给您磕头了。”

说完,慢慢地磕了四个响头。把头都磕破了,才站了起来,又跟着两个警察走了。

很多人看到这一幕,都抹起了眼泪。

陈有智在警车上,内疚不已,想“是我连累了父亲啊。”

他又恨透了自己。一向谨小慎微,就因为不懂法,为了省点钱,结果成了走私犯,闯出这么大的祸。

他回到监狱后,给陈守信写信,让陈守信以自己的教训为戒,好好学习,一定要考上高中,读法律相关的大学。

陈守信正在复习,他接到陈有智的来信后,忽然感觉身上挑起了千钧重担,下定决心要努力学习。

陈守信于是给芥子写信,让芥子给他买一些参考资料。

芥子正在准备期末考试,收到陈守信的来信后,就跑去新华书店,买好参考资料后给陈守信寄了过去。

期末考试结束,老师要公布成绩了,说“在班里考前十名的同学要努力学习,争取以后考个名牌大学。没进前十名的也要努力学习,争取考上大学。”

成绩公布后,芥子考了班里第二名,注意力也就集中到了考名牌大学上,而不再担心考不上大学了。

芥子在为考名牌大学而努力的时候,同学黄晋兵却在为娶不上老婆而发愁。黄晋兵和芥子一样,也是农村考上来的,他很是为自己以后的婚姻问题担心。

有一天,黄晋兵对芥子说:“唉,像我们农村来的学生,为了上学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以后哪还有钱娶老婆?”

芥子听到黄晋兵这么说,很是惊奇。因为芥子虽然担心过上大学的问题,却从来没担心过娶老婆的问题。就对黄晋兵说:“只要我们好好学习,考上大学,还担心娶不上老婆?”

黄晋兵说:“考上大学娶不上老婆的人也是有的。”

芥子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黄晋兵说:“发愁啊。我就想能尽快找个对象,减轻家里负担就好了。可是,谁又能看得上我呢?”

芥子说:“现在正是学习的黄金时候,你不担心学习不好,却担心娶不上老婆,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黄晋兵说:“你太乐观了。就是学习好,也要娶老婆啊。”

芥子说:“毛主席不就是农村的,他担心过娶老婆的问题?大丈夫何患无妻!”

黄晋兵问:“你真的不担心娶不到老婆?”

芥子听到黄晋兵依然对这个问题不依不饶,不仅感觉在鸡同鸭讲,遂闭口不言。

黄晋兵见到芥子这样,嘟囔着说:“真是奇怪,都是农村来的,你怎么就不担心呢?”一边说,一边走了。

放寒假了,芥子回家,发现二级路已经修好了。

小平南巡后,政府要求加快改革开放,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冯援朝的洗煤厂就成了扶持对象。政府还专门修了一段路将洗煤厂和二级路连接了起来。因为交通方便,来洗煤厂拉煤的卡车是络绎不绝。

过了一年,冯援朝又投资买了三辆大卡车,组建起了自己的运煤车队。就由儿子冯志军负责车队的事情。

蒋红兵则利用政府扶持乡镇企业的机会,贷款开了个小煤矿。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十回 走私汽油》有3个想法

  1. 《辞父》

    求学经年未枉然,而今登上又一山。

    雄鹰抛却罗网去,燕雀恋枝逐梦难。

    蛟龙入海方有为,虎落平川岂不寒?

    孩儿今日离乡去,学业不成绝不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